leto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正文

赵可金:中美竞争的决定性因素

更新时间:2019-07-22 16:30:33  |  来源: 国际关系通讯

清华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赵可金7月11日在参加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与光明日报社举办的习近平外交思想理论研讨会期间接受媒体联合采访,就中美竞争、贸易战等问题发表看法。赵可金表示,特朗普上台后想从中国拿到一万亿美元的想法一直没有改变,但我们也要听到美国国内不同的声音。他认为美国恐惧的不是中国崛起,而是中国制度的生命力,目前中美双方较量的核心是中国是否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对于中美竞争,赵可金认为,中美问题的决定性因素不取决于西方,而在于我们是否能走出自己的发展道路,同时取决于中美两国国家的国民。他的判断是中国人必胜,美国人一定会让。 

特朗普的目标是从中国拿到一万亿美元 

赵可金将特朗普比喻为一个桌球专家,看上去特朗普把球桌上的球打得乱七八糟,加拿大、墨西哥、欧洲等各国都捅,给人感觉他毫无章法,随处乱怼,但特朗普非常清楚他最想打的那个球就是中国。因为放眼全世界,能从其中捞得好处的只有中国,他认为只要拿下中国,美国就赢了。 

赵可金分析道,从一开始,特朗普的炮火就是对着中国来的,他没有想与中国争老大还是老二的想法,但不排除主流建制派的想法。2017年特朗普总统访华签了总额2500多亿美元的经贸大单,他觉得不够,他的目标是一万亿美元。赵可金认为特朗普想从中国拿到一万亿美元的思路一直没变,特朗普之前表态,将在未来十年花费1万亿美元大兴基建。他想用这笔好处用来修建美国国内的基础设施,以提高他在美国选民心中的威望,所以他需要让中国让利,让中国开放市场、降低关税、给美国企业创造更高利润、进口美国商品等等。 

赵可金表示我们要注意到,现在有好几个美国:特朗普自己一个、他身边的人一个、主流建制派一个……我们也要听到,现在的美国不止一个声音。
 

换一拨人?贸易战就能避免吗? 

针对现场记者问如果2016年是美国民主党人希拉里上台,现在的中美形势是否会大不同,是否就能避免贸易战?赵可金表示,如果不是特朗普,换美国其他人来,中美的形势也是这样,只不过对方的玩法可能不一样,比如换成和平演变、人权、制度、民主输出、意识形态等,其关注的重点不一样,但逻辑是一样的。 

赵可金在回答中评社的问题中也强调,很多人认为中美之间的问题是由贸易摩擦造成的,这其实是一个误解。中美贸易摩擦只是中美关系的一个表象,包括对台军售、南海问题等,都是中美关系出现问题的一个表现。 

中美双方较量核心在于中国是否还是发展中国家 

赵可金认为,目前中美双方较量的核心是中国是否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这才是较量核心。他认为,从政治上来讲,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毋庸置疑,比如在人均GDP、技术、服务等方面,我们还具有很多发展中国家的特征。但在一些硬件方面,比如高速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处于比较发达的水平,但总体来说我们还处于发展中。 

但美国认为中国的发展的一半,比如北上广深等城市,已经比很多发达国家要好,所以他们质疑中国还要继续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出现国际经济竞争的舞台上,赵可金认为,这个问题的确是我们要回应的态度。并且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也讲过我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的情况,也强调了我们需要作出的改变,但美国如果拿这个来套我们,让中国其他方面也跟着改,那是我们不能接受的。 

中美竞争挺还是让?赵可金:中国人必胜 

赵可金在采访中强调,美国恐惧的不是中国崛起,而是中国制度的生命力,美国并不恐惧中国的国力,因为中国国力距离美国国力还有很大的距离,但中国的制度是绝不可能变成美国所希望的。 

现在对中美关系问题有很多讨论,比如中美是否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赵可金则认为,修昔底德陷阱是一个伪命题。中华文明五千年源远流长,因为我们在处理外来入侵、外来压力时有自己的智慧,他表示,我们要学会与美国缠斗,不要决斗、硬碰硬。我们应有足够的自信,对于西方的十八般武艺,拿出自己的七十二般变化。 

 

中美竞争下,挺还是让?赵可金认为,中美问题的决定性因素不取决于西方,而在于我们是否能走出自己的发展道路,我们是要用西方惯用的力量方式回应,还是用不同于西方的力量方式来回应,即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还是以柔克刚。 

同时还取决于中美两国国家的国民,他观察到现在双方国民的社会舆论都在释放情绪。他的判断是中国人必胜,因为中国人忍耐力比较强,在越面对外来压力的时候,越具有凝聚力,人民会站出来与政府站在一起;反观美国,现在已经有不同的声音出来,所以最后美国人一定会让。


(
赵可金/清华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相关搜索:中美竞争贸易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