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资讯 > 正文

美印之间的“战略赌注”

更新时间:2019-12-10 15:58:44  |  来源: 尚道社会研究所

美印之间存在一种“战略赌注”的关系,“赌注”的主要内容是美国相信“印度在世界舞台上扮演更大的角色会增强和平与安全”,这不仅是奥巴马政府亚洲再平衡战略的核心支柱,也是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的核心支柱。近20年来,华盛顿一直信奉这样的战略逻辑:美国应该帮助印度以大国的身份崛起,因为一个更加强大的印度在制衡中国实力和雄心中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在这种战略性的利他主义政策中,华盛顿不应该过分关注印度的具体偏好、战略或能力,印度实力的总体增长将有助于维持印太地区的力量均衡。

最近,美印战略伙伴关系却出现了松动的迹象。在一定程度上,这是由于美印在双边贸易和印度从俄罗斯购买武器等一系列问题上出现政策分歧的结果。更重要的是,除了美印政策偏好上的差异,美国相关分析人士还质疑印度是否有能力在全球和地区安全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虽然印度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已经逐步扩大,但其增长速度远远落后于中国,也不足以满足美国的期望。即便是最坚定地支持这一战略赌注的人,比如高级分析师阿什利•泰利斯(Ashley Tellis),也曾说过“如果继续支持印度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我们会不会输掉这一赌注?”随着印度的能力和美国预期的不断变化,两国应该如何通过合作来维持印太地区的力量平衡?

显然,已经到了华盛顿重新审视对印度战略赌注的时候了。尽管紧密的美印关系在处理中国问题上仍旧至关重要,但美国必须调整其政策方针,以确保美印伙伴关系更专注于优先目标。一个具有针对性和灵活性的伙伴关系会优先处理某些战略任务和地理区域;特别是,美印应该通力合作在印度洋地区制定一种“拒止战略”(denial strategy)。
 
战略失败的风险


美国寻求与印度建立更深层次的战略伙伴关系的政策基于两个假设。

第一个假设是,印度有必要迅速崛起为亚洲强国,缩小与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爆炸式增长的差距。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相关政策文件和内阁官员曾公开预计,印度将作为一个网络安全提供者,在地区扮演领导角色,并在地区制衡联盟中发挥关键作用。人们普遍认为,2014年莫迪当选印度总理预示着印度会采取更大胆的经济改革计划和外交政策,这将大大激发印度的潜力。

但是,显然,印度并没有缩小与中国的差距,印度政府仍旧软弱,经济改革依旧零敲碎打。而中国的军事现代化和改革会进一步扩大中印间的军事能力差距。假以时日,印度或许能够扭转这一趋势,但在可预见的未来,如果不进行重大改革,中印之间的差距将日渐加大。

第二个假设是,随着美印双方在越来越多的地区安全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美印政策将继续趋同。华盛顿预计,随着印度实力和利益的不断扩大,以及中印竞争日趋激烈,印度将逐步抛弃不结盟的意识形态,与美国等民主国家建立更加紧密的联系。

然而,美印政策趋同存在重大限制因素。由于印度与俄罗斯之间保持着防务采购关系,这可能会限制美国向印度转让敏感的国防技术。在整个地区,印度维持着一个复杂且富有成效的关系网络,并采取了一系列不符合美国偏好的政策立场。此外,在2018年中印非正式双边峰会后,中印关系似乎实现了暂时的稳定。中印和解可能最终会产生切实的结果,比如在划定两国陆地边界争端方面取得进展,这与华盛顿日益对抗的做法形成鲜明的不一致。在所有方面,印度都明确表示,即使美印有共同的价值观和利益,它也可以在中国和其他地区问题上采取与美国不同的做法。
 
重构战略赌注

鉴于中国挑战的紧迫性,美国应该重新定义对印度的“战略赌注”,将重点放在一系列可实现的优先目标上。而美国目前的做法却与之背离,即美国在与印度建立防务关系时采取了一种广泛而散漫的方式,美国试图在一系列举措上取得进展,但其中的许多举措在短期内几乎没有实用价值或战略价值。例如,国防贸易和技术倡议(DDTI)为美印共同发展选择了试点采购方案,但这一倡议的主要目的是优化美印国防关系的官僚程序,而非其效果。

一些分析试图通过倡导战略伙伴关系的具体概念,超越印度平衡行为的模糊概念。这些概念通常涉及竞争战略,其理论的核心是迫使中国做出次优的国防开支。例如,国防分析人士埃文·蒙哥马利(Evan Montgomery)认为,美国应该支持印度在与中国接壤的北部边境集结地面部队,转移中国对美国在海上的巨大威胁。然而,这种强加成本战略(cost-imposition strategies)同样面临战略上的失败,因为它们针对的是一个资源极其丰富、具有高度决心和坚定战略偏好的对手。刺激中国加强与印度接壤的西部陆地边界的防御,不会产生明显的战略效果,因为中国不会放弃在第一岛链上的“核心利益”。相反,美印战略伙伴关系对地区力量均衡的最大贡献是在印度洋地区采取“拒止战略”(denial strategy)。美印不会排挤中国在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的合法诉求。拒止战略的主要目标是拒止中国有能力胁迫地区国家,建立更大规模的永久性军事存在,或者威胁印度或其他国家的行动自由。美印战略伙伴关系不应受制于美印是否能够共同开发生产航空母舰或第五代战斗机。这些事态的发展是可喜的,但战略伙伴关系不能屈从于它们。相反,其他防卫活动的指示性清单包括:

 
1、为区域国家提供或联合提供安全援助。美国在提供安全援助方面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印度在印度洋地区开展了广泛的安全援助活动,协调单边行动,或联合提供援助,这将更加有效地实现美印安全合作的成果。
 
2、印度加强与地区国家之间的军事人才交流。
 
3、提高多边军事演习的能力。美国和印度应该提高它们军事演习的速度和复杂性,但考虑到该地区规模及其未来可能面临的军事挑战,美印应扩大演习范围,容纳包括澳大利亚、日本和法国等其他实力强大的国家。
 
如果美印之间实行这样的战略,那么美国就可以进行新的战略赌注,印度可以阻止中国在印度洋的霸权。新的战略赌注将具有以下优势:利用印度现有的地理和历史优势,将重点放在高度有限的政策目标,以及在双边关系的不确定性中保持灵活性。最重要的是,它为美国提供了一个框架,美印战略伙伴关系既不依赖于期望印度迅速缩小与中国实力之间的差距,也不依赖于美印两国在广泛的安全问题上继续保持双边政策趋同。如果这些雄心在未来得以实现,美印可以在这一框架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伙伴关系。与此同时,这一框架能使双方集中精力应对地区力量均衡所面临的紧迫挑战。

【作者简介】Aarman Tarapore 是国家亚洲研究局的研究员
【来源】2019年10月23日 新美国安全中心智库

 

相关搜索:美国印度战略赌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