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希腊演绎民主腐败 中国应引以为戒

更新时间:2015-09-04 11:52:20  |  来源: 尚道社会研究所

希腊全民公决投票已经结束。7月5日深夜,反对阵营的支持者继续在雅典街头庆祝公投胜利。不过,欧洲却有各种不同反应。
德国保守派资深政客汉斯·米切巴克形容,目前的结果表明,希腊选择了“孤立之路”。比利时财政部长则表示,“不接受”的结果会导致局面更复杂。
在西班牙,反对紧缩政党的一名议员则表示,这将给希腊政府更大的协商权。希腊人走上街头,载歌载舞庆祝他们公投否决了欧洲债主们的改革计划,似乎这根本不是国家破产前夕。在西方媒体齐声指责希腊政府荒唐之时,希腊的银行已经发不出人们所需要的钱,而数十亿欧元救济计划崩溃之时,这样一番景象着实值得令人深思:如果现实像希腊总统齐普拉斯宣告的“今天,民主战胜了恐惧”,那么明天的希腊人民独自直面经济崩溃的时候,是否真的面无惧色?
今天狂欢与明天窘迫的分裂,欧元区与希腊对于债务以及改革认知的分裂,无不是民主背后希腊社会的分裂。
希腊应不应当改革,削减福利?这个在欧洲人以及世界上大部分人看来,都应当肯定地回答“Yes”的问题,在希腊多数人看来,确确实实应该回答“No”——基于希腊矛盾的社会现实。
一方面,在外界看来,希腊人享受的福利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造成了寅吃卯粮、财务亏空的现实。因此,为了摆脱现有经济困境,理所应当地需要首先改掉过去透支的“坏习惯”,全国了紧裤腰带努力工作。
另一方面,从希腊的现实情况看,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她的确算不上一个高福利国家,因此她的百姓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削减福利的方案。这一感受,并非源于外界普遍认为的“希腊人懒”。数据显示,经济危机爆发前,希腊的福利开支占GDP的20.6%,不仅低于欧盟26.9%的平均水平,更是与北欧真正高福利国家超过GDP30%的福利开支难以同日而语。
为什么一个并非高福利的希腊,在世界看来确实十足十高福利制度下的好逸恶劳者?造成这种认知分裂的原因是希腊福利分配的分裂。
一方面,确实有一部分希腊人享受着高福利。据希腊经济网数据显示,希腊政府每年为其公共部门雇员支付数十亿欧元的福利,这些希腊公务员们享受的薪酬福利,比私营部门高出一倍。除每年14个月的工资以及1个月的带薪休假外,还有名目繁多的额外奖金,诸如会用电脑、会说外语、能按时上班。然而,如此优渥的薪资与假期福利所雇佣的,却是一年中有7个月在下午14点半就下班的人,也难怪会给世人造成希腊人懒的印象。
但另一方面,能享受到希腊如此优厚待遇的,仅限于全国劳动人口10%的公务员群体,而“体制外”人则是另一种截然相反的处境。最近的数据显示,希腊失业率已近30%,青年失业率更超过50%,然而,希腊用于家庭、医疗、失业和社会救济方面的财政支出仅占3.2%,其中失业补助开支不到GDP的0.1%。这样的数据,绝无可能让希腊大部分普通民众认为自己身在高福利国家。
这种社会福利分配的分裂,又进一步促成了基层选民与国家的分裂。为债主改革方案投下反对票,相当于宣布希腊破产的民众走上街头欢庆,正因为福利分配的分裂,使他们认为,政府破产与自己无关,只需用民主选票再次选上不削减现有福利的政府就可以挨过经济的严冬。
希腊当下的多重分裂,正是中国政治改革应当引以为戒的:选票、公投并没能解决任何问题,这正如中国农村的基层选举,村民将选票兑现成几十块或几百块的眼前利益,而选上去的村干部则将村民手中的土地兑现成自己账户上的巨额数字。失去土地,生活却未得到保障的村民不得不集体抗议,或得到村干部“吐”出的部分利益而息事宁人,或爆发群体性事件迫使上级让村干部下台。然而不论结果如何,村民都未曾反思当初拿选票兑现的民主,所必然滋生的腐败,正如今天希腊选民在欢庆之余依旧相信只需用选票将不给福利的政府选下来就万事大吉一样。中国推动政改,当引希腊为戒。(作者:成长中国网)
 

相关搜索:希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