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列表

中兴的危机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一边拥抱一边憎恨 区块链如何改变了硅谷创投圈

如果你认同区块链是一场科技界的去中心化的运动,那么这场运动也席卷到了与科技界息息相关的创投领域。

中兴:大国博弈的牺牲品

在昨天,中美贸易战达到空前的紧张程度。杀人诛心,美国的一纸禁令,让本就风雨飘扬的中兴,再受重创。

扎克伯格的Facebook是如何失控的?

在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的《幻想曲》(Fantasia)中,魔法师的学徒“米老鼠”(Mickey Mouse)在未能阻止一群被施了魔法的扫把引发洪水后,扭捏地把魔法帽还给了魔法师。周二,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

霍金、杨振宁与陈鹏——论中国知识分子的家国迷思

从霍金、杨振宁到陈鹏,只有体现出人的主体性,才有真正的家国情怀,才有真正的知识分子。

从“怕负债”到“高负债”:中国家庭债务风险浮出水面

爱存钱、怕欠债、谨慎消费,这是老一辈中国人的理财观念。但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资产增值速度过快,年轻人比从前更愿意消费和贷款了。不知不觉,部分国人财务状态已经从“怕欠债”转变到“高负债”。

一线城市的商品房,只能是富人的游戏

你知道茅台酒现在是什么价吗?

一张返乡车票背后的利益局

“假我都请好了,票还没买到!”年关将至,和回家的喜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人们抢不到票的无奈。

郑永年:世界已步入秩序重建新时代

西方社会今天所面临的经济社会问题甚至危机,尽管有经济方面的原因(例如经济发展周期)和政治方面的原因(各种制度因素),但更多的是因为经济和政治两方面的因素互相交错和互相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