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思潮 > 列表

曹远征: "中心-外围"裂变与世界经济治理体系的重构

二战结束后,多边国际治理体系逐渐形成,众多发展中国家至少名义上被平等地纳入全球治理体系,同时也建立了多边协商的国际规则治理,各领域的规则制度日益细化。

兰德公司报告:未来中国将会如何影响国际秩序?

中国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中国的政策在未来10年将会走向何方。

傅立民:中美脱钩及其影响

我们美国人正在费尽心思地制造排外情绪。

民族主义为何有效?

民族主义在当下声名狼藉。在受过教育的西方人眼中,民族主义是一种危险的意识形态。

阎小骏:​中国发展经验能否破解“亨廷顿警告”?

亨廷顿说“不是所有的好事情都会一起到来”,也就是说经济发展、政治稳定和国家认同、族群和谐不会一起到来。

阎学通:走向两极秩序的世界

中美贸易摩擦将是长期的,特朗普执政期内结束的可能性不大。贸易冲突向其他领域的扩散的势头不可阻挡。

重思日本:主流国际关系理论的偏见

许多人将明治维新作为日本走向西方的开端和西方——非西方二元体系不稳定的起点。

张锋:古代中国的儒家对外政策传统

儒家思想能丰富中国的对外政策吗?

建设更好的民族主义

近年来,以特朗普“美国优先”为代表的民族主义政治抬头,对在过去几十年中稳步推进的全球主义施以重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