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思潮 > 列表

“德国例外论”的终结

德国新选择党表现强劲,说明德国失去了对民粹主义的免疫力,看起来更像一个“普通”的西方国家了。

寒竹: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启蒙运动”?

今日之中国已经是民智大开,最迫切的问题早已不是社会大众愚昧无知而需要被人启蒙,而是知识精英如何走出上个世纪启迪民众的那种“革命思维”范式,知识精英如何对自己进行再启蒙,如何从“独断论”的迷梦中清醒...

中信花200万买班农1小时讲了啥?

史蒂夫·班农(Stephen K Bannon),在香港举行的中信里昂证券论坛上发言,不到1小时时间,机构据信中信里昂证券花了30万美刀。这当然是重量级嘉宾,刚刚被解职数周的白宫前首席策略顾问班农,作为总统顾问,...

江时学:全球化背景下的民族主义

在一些西方人和西方媒体眼里,中国人经常与“民族主义”画上等号。尤其是前段时间《战狼2》的热映,又让一些西方媒体给中国人贴上这一标签。与此同时,西方很多学者、媒体认为在2016年以来的世界各地,全球化正遭...

中国凭什么重塑世界秩序?

谈到世界秩序,首先要定义什么叫世界秩序,世界秩序实际上是在全球治理当中的一些游戏规则,加一些通常的价值概念和一些机制。这种全球秩序的塑造通常是由大国来承担的,小国常常是追随大国制定的秩序。

沃尔克·施密特:全球现代性的突破和影响

过去四十多年,可以说是人类历史最伟大、最引人注目的转变。在这一阶段,由于标识现代发展的许多特征首次真正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各项关键指

中国特色的权力制约之路 关于权力制约的两种研究策略辩析

一、引言在现代政治学的发展过程中,关于权力制约必要性的思考,与权力本身必要性的思考几乎是同步的。权力制约理论不但构成了政治学知识的

被高估的民国学术

除了个别杰出人物外,民国学术总体上远没有超越清朝。而今天的总体学术水平,已经大大超越了民国时期。

为什么托克维尔认为人人平等反而会孕育更严重的专制?

对托克维尔来说,从法国式的专制社会到自由社会的转变也不是简单的制度上的转变,它需要长期的以民众为主体的政治实践。事实上,法国在大革命之后花了一个世纪左右的时间才逐渐摆脱专制和革命的循环,建立起一个...

北大教授李强:西方模式是否正在走向衰落

我们或许可以比较冷静地分析今天西方面临的危机的性质:这些危机是根本性的致命危机抑或仅仅是短暂的困难?而且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对这些问题的观察,我们也会对思考我国自身的改革有更为中肯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