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Berggruen Institute > 正文

一周盘点:两种全球化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7-06-13 15:25:50  |  来源: 世界邮报

【当中国正在加快建设21世纪的新丝绸之路时,西方的一些废弃地带却走入了死胡同。】
 
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在接受《世界邮报》采访时表示,过去30年的全球化已经成为亚洲“黄金”时期,因为有数亿新中产阶级从贫困中崛起。这个短视频(参见原网站)改编自《世界邮报》顾问郑必坚的专栏文章,我们在其中概述了北京将这种繁荣发展从欧亚大陆扩大到非洲的使命,即通过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再次将数世纪以来的海上和陆地丝绸之路贸易路线连接起来。作为中国“和平崛起”学说的提出者,郑必坚把它称为“全球化的新阶段”。徐赛兰(Sara Hsu)写道,这项行动可能是“历史上最重要的协调发展事业”,但前提是中国要小心翼翼,不要复制过去盲目快速发展的老路。
 
同样的30年则已经成为西方许多被抛弃和落后地区最糟糕的时期。像蒂尔伯里(Tilbury),这座几乎被人遗忘的港口城市,距离熠熠生辉的伦敦以东仅20英里。在去年的脱欧公投中,蒂尔伯里的选民支持退出欧盟,反对那些看似匿名的膨胀性全球化力量,从而试图“收回控制权”。因为这一全球化力量虽然给亚洲带来新的愿景,但是却打倒了这个曾经骄傲且繁荣的社区。
 
作家杰克·申科(Jack Shenker)和摄影师罗布·斯托瑟德(Rob Stothard)本周向《世界邮报》报道了他们长达数月的调查。这项调查是关于破坏蒂尔伯里居民生活变革的原因和后果。这些场面略有不堪,且并不简单。这些原因包括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在上世纪80年代开展的公共房屋私有化和反工会行动;产业转移带来的失业;再到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新劳工”路线,倡导个人为适应快速创新而具备的流动性和适应性,而不再是社区的团结性、集体性。进一步的原因还包括处境艰难的伦敦移民;当今亚马逊等主要全球性公司的“零时”(zero-hour)灵活工作合同;所有这一连串的原因都阻碍了蒂尔伯里变得强盛,从而激起了反全球化的情绪。这也引起了世界贸易组织前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对该问题的明确界定。他最近在博古睿研究院的会议上说道:“让我们喊出全球化的真正名称——资本主义,市场高于一切,”。
 
社会边缘化破坏了像蒂尔伯里这样的传统社区。另一方面,它也招致了英国一些穆斯林移民的孩子的不满和异化。一些穆斯林移民的孩子在出生地就会面临强烈的敌对和仇外情绪,往往不觉得他们属于这个地方。恐怖主义团体,如所谓的伊斯兰国家正在利用这一点,直接和间接地激化、招募那些感到被遗忘或不受欢迎的人。随着英国突然性提前选举的到来,我们看到了两场残酷的袭击,一次是在曼彻斯特的阿利安娜·格兰德音乐会上;另一次是在伦敦大桥和自治市场附近。
 
克雷格·卡尔霍恩(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前院长、博古睿研究院院长)在最近发生的英国袭击事件中写道:“恐怖袭击加剧了对移民的敌意,而这些移民已经助推了使英国离开欧盟的脱欧公投。”“实质上,按照历史标准来说,反对移民并不是新鲜事儿。但今天,这是对全球化的影响和英国社会所走道路焦虑的表征。焦虑不仅源于对移民的偏见,而且还有经济的动荡、太多社区的衰落,以及在国家认同(national identity)上的危机。” 他继续说道,“‘英格兰’在繁荣和衰落的地带之间有很大的分歧。伦敦、东南部以及其他一些中心,如曼彻斯特和布里斯托尔,在经济上充满活力。而国家的其他地方却不是这样,其中一些还远远落后。”卡尔霍恩总结道,恐怖主义的目的是“使正常的生活无法存在”,进而摧毁彼此的信任,并因此破坏任何意义上已经被全球化削弱的社区。
 
走出这种困境的唯一方式是找到调和两种全球化的办法,以使这些利好在全球范围内覆盖所有社会。在同一个星球,生活在两个分离的世界只会使蒂尔伯里和恐怖主义成为更糟糕时代到来的预兆。
 
迈向共同利益的一条路已经开始。尽管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但加州州长杰里·布朗(Jerry Brown)本周前往中国,开始建立一个“意愿网络”(network of the willing),重点关注清洁能源和绿色经济如何创造未来的就业机会,以及阻止气候的变化。在一个高度象征性的事件中,向世界传递了一种信息:就像是全球的领导人一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打破外交惯例会见了加州州长,并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共商合作,迈向前进。
 
另一个起点是美国要加入中国领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法国和德国等已经加入——以便发展项目在环境与腐败方面符合西方的标准。亚投行总裁金立群表示,亚投行必须“精干、清洁、绿色”。
 
近年来,ISIS所声称的恐怖主义行为一再发生在欧洲和中东地区,而很少针对伊朗。本周这种情况发生了改变,伊朗首都德黑兰的议会大楼及革命之父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的陵墓遭到暴力袭击。该事件发生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接受沙特阿拉伯反抗伊朗的战略,以及卡塔尔与其他海湾国家关系破裂之后。曾经担任伊朗国家安全委员会外交关系委员会秘书的侯赛因·穆萨维(Seyed Hossein Mousavian)担心恐怖袭击会加剧沙特阿拉伯与伊朗之间爆发全面战争的风险。
 
最后,在我们持续的西方穆斯林皈依者系列中,阿克巴·艾哈迈德(Akbar Ahmed)介绍了曾经是摇滚音乐家,在丹麦自称为“乡巴佬”的伊玛目·阿卜杜勒·瓦希德·佩德森(Imam Abdul Wahid Pedersen)。
 
本周《世界邮报》的其他亮点包括:

•安全专家警告,世界秩序可能取决于解决气候危机。
•科米的证词说明罪行不可能伤害到特朗普。这是一种掩饰手段。
•特蕾莎·梅的政治前途寄托在这个北爱尔兰小党。
•泄漏的电子邮件如何解释卡塔尔危机。
•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水门事件”与俄罗斯丑闻的比较。
 
【作者】内森•加德尔斯(Nathan Gardels),博古睿研究院(Berggruen Institute)创办人之一兼总顾问,《世界邮报》主编。尚道社会研究所 曹朝龙译
 
原标题:Weekend Roundup: A Tale Of Two Globalizations
 
原文链接:http://www.huffingtonpost.com/entry/weekend-roundup-173_us_593aacd6e4b0240268788e70?utm_hp_ref=iran
 

相关搜索:全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