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水秉和:谈三独

更新时间:2016-02-29 17:39:31  |  来源: 中美友谊交流协会

三独者,藏独,疆独,台独是也。谈论之前,且让我们高举一个定律,即:国家领土范围会因国力的盛衰而变大变小,有得有失。
 
例子太多,姑且以美国为例。从大英帝国争取到独立时(1776年),它只有从印第安人手中骗来和抢来的,沿著大西洋海岸的13州。然后,它向中西部和南部扩张,驱赶土著,并先后打败了法国和西班牙,乃佔据了南至墨西哥湾,西至太平洋的大片沃土,包括雄伟壮丽的洛矶山山脉,然后,于1867年,又从帝俄手中廉价购买了几千年来都属于印第安人的阿拉斯加。当然,还有夏威夷和关岛等,不过,哪些都是零头了。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过去两百多年间美国逐渐成为超强。中国呢?恰好相反,过去两百年间饱受欺凌,大片大片国土被列强侵占。犹记得,到了1978年的转点时,有些西方和日本专家预测,中国会军阀割据,分裂为八大块。当然,那也绝不是胡说八道。因此,作为华裔,我们必须世世代代感谢邓小平,是他的改革开放把中国救了回来,没有像前苏联和南斯拉夫那样,经济没有发展就搞民主,演变出分裂和内战的惨剧。并且,中国急速成为第二大经济体,现在居然有能力在南中国海收回岛礁和应对三独。
 
且让我们简单分析一下这三独。首先是藏独。
 
藏独是最容易解决的,或者说已经解决的一独。80岁的达赖喇嘛是藏人的精神领袖,身体不好,而且他一直说,他并不主张西藏独立。随著他的逝去,逃亡在印度境内的藏独力量将更加式微。西藏的大块土地在中国掌控之中,是中国西方的自然屏障,没有外力支持,不可能独立。特别是去年达赖喇嘛的亲哥哥嘉乐顿珠(Gyalo Thondup),也是他的“外交部长”,跟英国女作家Ann F. Thruston合写了一本书,书名《葛伦堡卖麵条的人》(The Noodle Maker of Kalimpong), 裡面爆料中情局介入西藏,扰乱中国边境的来龙去脉。他说,“终我一生,只有一件可堪悔恨之事,即与中情局发生关联。最初我真的相信,美国人想要帮助我们,为独立而战,而最后我意识到,事情并非如此。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中情局的目标从来不是西藏的独立,事实上,我不认为美国真的想要施以援手。他们只是想製造麻烦,用西藏人来製造中国和印度之间的误解和不和。最终他们成功了,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是一场悲剧。”
 
在尼克森暗访毛泽东之时,中美两国谈条件,达成协议,即尼克森需要指令中情局不得再鼓动藏人叛乱,所以藏独早在70年代初就已走向穷途末路(藏人当时对此可能一无所知,不了解他们只是大国博弈的棋子),其能够拖到今天主要是由于达赖喇嘛的个人感召力。不过西藏仍然是中国最穷,也是教育水平非常落后的地方。只要改善藏人的生活和儿童的教育,破处迷信(有没有看到过藏人一步一拜一磕头?),问题自解。
 
疆独则比较麻烦。只要到过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去一些不是汉人聚居的地方,你就会看到皮肤比较白,样子像欧洲人的维吾尔人,或乌兹别克人。他们中间年轻的多半会一些普通话,但是完全是外国口音。抗战之前,苏联曾经动过他们的脑筋,企图建立一个东土耳其斯坦,从而把新疆从中国分离出去,併入它的联邦之中。幸好当时的新疆王盛世才(1933年四月12日至1944 年8月29日) 被国民党说服,投向中华民国(他把去劝降的毛泽东弟弟给杀了)。现在,由于极端伊斯兰教在沙特阿拉伯多年来大力砸金之下,免费在巴基斯坦,阿富汗,埃及等等国家办宗教学校,培训圣战学生,加上土耳其总统厄尔多安想要重建奥斯曼帝国,逊尼教派—特别是它的极端力量--乃壮大起来(讽刺的是,伊斯兰国的出现也跟这种教育息息相关,并继续得到沙特等湾区产油国的私人捐款),连带地,新疆也出现了独立的骚动。
 
不能否认,新疆的少数民族跟中亚的各斯坦国和土耳其有共同的血统和宗教传统,与汉族之间存在著宗教,语言和风俗习惯隔阂,加上汉人对外族的歧视心裡和去那边捞钱的汉人急功近利的心态,民族融合是说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一带一路”是非常高明的策略,可以在打通欧亚大陆的同时将中亚地区的各斯坦国整合在内,但是它是一把双刃剑,既可能增进整个中亚的繁荣,减少族群间的摩擦,相反的,弄不好也可能加剧族群衝突。到底习近平的和平发展,互利共赢政策会带来什麽样的后果,应当是我们在今后十年间殷切关注的题目。不过,无论如何,可以确定的是,疆独也没有成功的可能。
 
大家最关切的,毫无疑问,是台独。蔡英文大胜,民进党取得了立法院的多数,使得许多人以为,他们会放手追求独立的目标,甚至有人,尤其是大陆的网民,认为非用武力解决不可。这也未免太悲观或衝动了。
 
台湾一直面对著两道牆,东面的牆是卡特总统跟中国建交之后让国会通过的《台湾关系法》,基本上取代了必须废止的联防条约,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和强调两岸的问题必须以和平方式解决,同时肯定了“中国只有一个,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西面的牆是2005年大陆针对陈水扁搞法理台独而制定的《反国家分裂法》,基本上规定,在台湾搞独立的万不得已时,中国会使用武力。是在这两道牆的空间中,台湾获得数十年的太平日子,使许多台湾人感到“小确幸”(微小的幸福感)。如果蔡英文或者其他人要搞台独,让局势紧张起来,那麽小确幸就有可能变成大不幸了。所以,从国际的角度看,台独绝对不是蔡英文愿意冒然尝试的选项。
 
但是,必须承认,我们大概都有光复之后到台湾的的亲戚朋友,有些甚至也是军人家庭出身。听他们说,不得了,他们的子女现在也倾向于台独了,有的甚至积极支持台独。我多年前的一位教授,跟我交情不错,名叫陈必照,东海毕业,是一位满头长满浓密的灰白头髮,衣著随便,不修边幅而对人诚挚热情的学者型人物。很多年前,他来纽约找我,我惊奇地发现,他居然当上了陈水扁的副国防部长(我其实觉得非常滑稽,如果要他策划军队跟老共打仗,台湾一定完蛋)。更有甚者,我发现,他跟他东海同窗的妻子离婚了,跑回台湾去娶了一位看起来至少比他年轻三十岁都不止的小女孩,而这位女孩子是外省父母生养的,但是却是台独运动中的积极份子。所以,在东西两道牆的中间,岛内激盪著独立的浪潮。这是不能否认的现实,有点大势所趋的味道。它能不能衝破两道牆呢?牆是两大超强筑起来的,除非哪一道牆出现了倾斜,或者崩塌。中美两国,会崩塌吗?
 
我们知道,蔡英文必然会在台湾内部搞去中国化,可是她也必然要拼经济,而两者之间的确是有矛盾的。为了去中国化,她必然会加入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组织(这个组织还需要12国的议会通过,前途并不明朗),也会跟日本拉紧经贸甚至军事关系。这是把政治放在经济的前面,所以是错误的,因为经济上台湾绝对需要大陆的合作。所以,民进党真正需要的是搞平衡,继续在牆内享受小确幸。大陆的经济动力,即使目前出现一些波折,放缓,但仍然比美日欧都强劲。一旦一带一路发挥威力,美日也会想办法加入,那麽台湾何去何从呢?她应当做的其实是经济第一,把政治放在一边,向两边开放,不要阻挡一边,亲另一边。这样,台湾经济才有希望。再说,美国为了跟大陆建交曾经抛弃了台湾,就像它抛弃藏胞一样。将来旧戏仍有重演的可能。

相关搜索:谈三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