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思潮 > 正文

休谟哲学——西方哲学史上的重大转折

更新时间:2017-11-10 16:58:41  |  来源: 求索

休谟哲学是西方哲学史上的一个枢纽点。它通过对人类理智能力的考察,提出不可知论的观点,从而充分暴露了此前唯理论、经验论所包含的“独断论”成分,动摇了包括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在内的整个哲学基础。如不解决他提出的挑战性问题即可知与不可知的矛盾,哲学就很难继续向前发展。休谟哲学对后人的影响是无与伦比的。它的怀疑论把康德“从独断论的迷梦中唤醒”,孕育了康德的“批判哲学”。它的精神实质和思维方式为现代西方诸多哲学流派所师承,实证主义、马赫主义、逻辑实证主义乃至实用主义都把休谟奉为“宗师”,认为他们的哲学不过是休谟传统的“简单继承”。由于休谟哲学的独特魅力,自其诞生以来,思想理论界对它的讨论从未中止过,但褒贬不一。本文就休谟哲学的内在逻辑作一简要论述,并结合西方近、现代哲学的演变,对其在哲学史上的地位和作用作出客观评价。
 
一、休谟怀疑论对形而上学的批判
 
任何一种哲学的产生和发展,总是要受其所处的时代文化背景的制约,并且总是以它的先驱者传给它的思想资料为前提的。休谟哲学的初始目标是由它所面临的双重哲学困境决定的。一方面,英国经验论片面强调感觉经验的可靠性,从强调知识是外物的反映,发展到用上帝(贝克莱)来确保知识的普遍必然性,从而使认识陷入困境;另一方面,大陆唯理论哲学片面强调理性思维的普遍必然性,认为人类知识具有天赋性,因此不可避免地需要抬出神圣的上帝来维护理性的权威,结果从强调主体的能动性导致了主体的“遗忘状态”。面对如此困境,休谟把自己哲学的任务规定为反对“形而上学”的独断论,批判传统哲学及宗教神学的虚妄,为科学知识寻求确实可靠的基础。
 
休谟认为,一切科学都同人性特别是人类知性有关,因此,要实现对旧哲学的改造,首先必须对人类知性的范围和能力作一番考察研究。他经考察认定,人类的认识必须以经验为基础、为范围,一切科学知识都“必须建立在经验和观察之上。”①以往哲学的失足,在于对人类知性(即认识能力)运用不当,超越了经验的范围,从而陷入了形而上学的独断论。据此,休谟提出,我们所能认识的只能是我们所感知的东西,知识的对象是知觉。他把知觉区分为印象和观念,印象是感觉和反省直接给予的材料,是可靠无误的;观念来源于印象,是印象在记忆和想象中的摹本。它们是一一对应的。一个观念有无相对应的印象,是区分观念的真伪以及是否有意义的标准。这就是休谟哲学“第一条最基本的原理”。
 
从第一哲学原理出发,休谟对以往哲学和宗教神学提出了较为系统的怀疑、批判和否定。首先,他对形而上学“实体”提出怀疑。他认为唯物主义者把“物质实体”、“外部事物”作为感觉的来源,是一种“自然本能的偏见”,因为任何人都不曾获得过它们的印象,都“不能经验到知觉和物象的联系。”②同时,他也指责唯心论者用上帝、自我等“精神实体”来说明知觉的产生,理由也是人们从未经验到“自我或人格”的印象,因此“关于灵魂实体的问题是绝对不可理解的。”③关于上帝的观念则更是如此,他断言“关于神的存在,没有理论证明可言!也没有抽象证明可言!也没有先天的证明可言!”④概而论之,既然实体是否存在是个超经验的形而上学问题,既无法理解也无法论证,那么建立在实体论基础上的知识的可靠性是值得怀疑的。
 
其次,对因果推理提出诘难。休谟按研究对象不同把科学分为两类:一类为研究“观念关系”的科学;另一类为研究“实际事物”的科学。前者指数学,后者指实证科学。数学知识“只凭思想作用就可以把它发现出来”,而“关于实际事情的一切理论似乎都建立在因果关系上”。⑤那么,因果关系是什么?休谟从他的“第一原理”出发,既反对机械唯物主义用“力”来说明因果性的基础,也反对笛卡尔、贝克莱等人神学唯心主义的因果观。在他看来,这些理论是完全脱离经验的,“我们不能了解最粗重的物质的作用,我们也一样不能了解最高神明的作用。”⑥这一观点在当时确实具有很大的挑战性。休谟认为,因果关系的知识是从经验得来的,而不能来自先天的逻辑推演。这种看法无疑有其正确的一面。然而,休谟认为,经验只赋予我们零星的事实,经验本身不能提供因果联系观念的普遍必然性。经验的积累只能使相似的对象增多,而不能断言经验过的事物与未经验过的事物之间具有必然性。休谟在这里提出了著名的“归纳问题”,即休谟问题,认为仅凭因果归纳永远不可能达到普遍必然性,关于实际事物的知识不可能是普遍必然的知识。这样一来,休谟把经验论形而上学赖以推论的根据也给否定掉了。同时,他还进而确定了因果关系适用的范围和界限,由经验而来的因果推论只能适用于经验的对象,而决不能适用于超经验的“形而上学”实体。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形而上学作为一门知识的可能性,宣布了形而上学为虚妄。
 
再次,对宗教神学也持批判否定的态度。休谟认为,神、上帝是否存在也是个超经验的形而上学问题,是值得怀疑的。我们“茫然地找不出证据来,以证明那个神明的存在或他的任何属性的存在。”⑦有谁获得过关于上帝的能力和作用的印象呢?没有。因此,在他看来,那种“主张最高神明有普遍能力和作用的学说过于大胆了。”⑧他并且根据彻底经验论的原则,对有神论者关于上帝存在的本体论证明、“神迹论”证明、“宇宙设计论”证明都进行了有力的驳斥,从而从根本上破坏和动摇了基督教神学的根基。但休谟并不是要彻底废除宗教,他的本意是在否定了作为形而上学实体的上帝之后,希望建立起一种“真正的宗教”。
 
然而,由于休谟的“第一哲学原理”是一种狭隘的经验论,这就使得休谟哲学内部不可避免地包含许多缺陷和矛盾。例如,他一再强调感觉的来源不可知,但(在事实和常识面前)又承认印象是“依靠于自然的和物理的原因”⑨;一再反对把认识来源归结为“物质实体”、“外部事物”,但又说“外界对象只是借着它们所引起的那些知觉才被我们认识的。”⑩这表明他的理论的自相矛盾,无法把他的第一哲学原理贯彻到底。休谟从他的“第一原理”出发,用知觉去代替客观世界和感觉主体的存在,以致把进行哲学思维的主体“自我”也还原为永远流动不居的“一束知觉”。这是违背人们的一般常识和实践的,难怪有人称他是“无头脑的哲学家”。
 
休谟哲学的缺陷和内在矛盾表明,经验论和唯理论一样,也不能正确解决人类认识的问题。经验论发展到极端,理论上必将走向死胡同。这就向人们揭示:要真正解决世界可知的问题,必须重新思考经验与理性的关系,结束以往僵硬对峙的状态,将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这是一个时代性的新课题,是摆在哲学家们面前的一项历史任务,它标志着西方哲学思想发展进入到一个重要的转折时期。很显然,这个历史任务包括休谟在内的经验论哲学家和唯理论哲学家都是无力解决的,只有跳出狭隘经验论和唯理论的立场方能获得解决。但休谟把唯理论和经验论的内在矛盾和弊端充分地暴露出来,并且通过深入的怀疑和问难,尖锐地提出一系列重大哲学问题,为人们进一步思考和解决这些问题提示出新的思路和方向,极大地促进近、现代西方哲学的发展,其历史功绩不可抹煞,具有划时代意义。

二、休谟哲学的历史影响

 

休谟哲学在历史上的影响是极其广泛、极其深远的。他的经验主义的怀疑论构成了西方近代哲学发展进程中的否定环节,是近代哲学向前发展的内在杠杆,成为康德以及德国古典哲学的出发点。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科学的发展,休谟所提问题的深刻意义和重要价值逐渐地显示出来,直接影响现代哲学的诸多流派,全方位开启了现代西方哲学对传统哲学的超越之路。
 

1.对康德哲学的影响。
 

休谟对康德的影响最为直接、重大。这不仅表现在休谟探讨和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深深地打动了康德,而且还表现在休谟的经验主义怀疑论为康德的批判哲学提供了思想资料,奠定了批判哲学的基本框架。康德曾毫不含糊地说:“我坦率地承认,就是休谟哲学在多年以来首先打破了我教条主义的迷梦,并且在我对思辩哲学的研究上给我指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⑪正是在休谟的启发下,康德完成了他的哲学变革,并建立起“批判哲学”。具体表现为:
 

其一,休谟探讨问题的思维方式影响了康德。休谟从对人类理智能力的考察出发,把形而上学问题还原为认识论问题。他以经验主义怀疑论,否定了形而上学实体存在的根据,把形而上学排除出科学与理性的领域,从而否定了形而上学“求真”的可能性。受此影响,康德也从形而上学的源泉即人类理性能力入手,把哲学研究的任务集中到解决“科学知识是否可能以及怎样可能”的问题上。他通过批判性的考察,确认数学和自然科学不但可能,并且实际上已经存在;而形而上学成为科学则是不可能的。这就从根本上解决了形而上学的问题,达到了同休谟哲学相同的目的——推翻形而上学。
 

其二,休谟为康德哲学提供了思想资料。休谟的怀疑论暴露了以往哲学一个很大的弱点,即无论是唯理论还是经验论,都形而上学地割裂了经验与理性、认识与实践的关系,因而都不能真正解决世界的可知问题。如不解决这个弱点和矛盾,哲学就难以继续发展。如前所述,这个矛盾作为经验论哲学家的休谟本人是无力解决的,康德却机敏地发现了它,并发挥了休谟未经发挥的思想。康德提出“先天综合判断”理论,就是企图克服经验论和唯理论各执一端的片面性,主张将理性因素和经验因素结合起来,使科学知识成为可能。康德正是在休谟的启发下,通过对唯理论和经验论的改造和综合,力图解决思维与存在、认识论与本体论的矛盾,从而在西方哲学史上树立起一块新的里程碑。
 

其三,休谟关于知识领域和信仰领域的区分,也给康德以深刻的影响。休谟以怀疑为尺度和武器,剥夺了上帝在知识领域的地位,摧毁了宗教神学的哲学基础。但他并未完全抛弃宗教,他提出建立“真正的宗教”,为上帝进入信仰领域留了一条后路。受此启发和影响,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处置了一个上帝,论证理性不能证明上帝的存在,把宗教逐出科学领域;但在《实践理性批判》中又请回一个耶和华,论证了在实践领域上帝的公设是应当的和必要的,它保证了道德行为的可能性。
 

2.对现代西方哲学的影响。
 

“现代西方哲学”这一概念不仅意味着在时间上比近代西方哲学新近,而且还表明它担负着不同于以往哲学的全新的任务——对传统哲学的全面超越。传统哲学的基本信念主要表现为本体论上的实体主义、认识论上的理性主义和方法论上的科学主义,而现代西方哲学走的正是一条批判、反省实体主义、理性主义和科学主义,向传统哲学提出根本性挑战的超越之路。这构成了现代西方哲学的精神内核。对现代西方哲学而言,休谟相对于其他近代哲学家,更有其独特的魅力。如果用历史主义的方法动态地分析现代哲学的演变的话,我们就会惊奇地发现:现代西方许多哲学流派对传统哲学的超越,都可以在休谟哲学中找到印记。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休谟以其天才般的远见卓识,超越了他所处的时代,成为现代西方哲学的奠基人。
 

第一,对传统哲学实体主义本体论的超越。传统哲学认定,在宇宙万物中存在着某种本原性的实体、本质,因此,它把实体问题看成是哲学探讨的根本目的。休谟却反其道而行之,他把知识局限于现象界,指出人的理性的有限性,反对理性的超验使用,从而把人们从实体主义的迷梦中唤醒,开创了现代西方哲学反形而上学的先河。在否定了追求形而上学实体的意义之后,休谟哲学的“第一原理”在哲学史上最早把实证意义提了出来,给现代实证哲学以重要影响。现代西方科学主义思潮中的“逻辑原子论”、“可证实性原则”、“还原论”等都同休谟哲学有着密切的师承关系。当代英、美哲学主张“拒斥形而上学”,反对实体主义追求的抽象本质,认为只有经验事实才是最实在的,不存在现象之外的超经验的实体。这一思想显然是以休谟哲学为最初发源地的。
 

由于休谟否定实体主义的意义,因此他并不关心实体世界,他真正关心的是现象世界,即现实世界。他的自然主义思想努力在实体世界之外去发现人的生活世界。休谟的感性、情感、社会道德生活为人立本的导向,引起了现代哲学“向生活世界回归”潮流的强烈回响。胡塞尔主张把实体世界“悬搁起来”,以达到“回归生活世界”的思想,狄尔泰的“生命哲学”,维特根斯坦的“生活形式”等无一不是对休谟“生活高于哲学”原则的承袭。他们都反对实体主义,反对任何形式的形而上学,认为生命才是哲学的唯一对象,生命背后没有物体也没有理念实体,这就从根本上实现了对形而上学实体论的超越。
 

第二,对传统哲学理性主义认识论的超越。理性主义一向是西方哲学的传统,文艺复兴更是坚定了近代哲学的理性主义信念。然而,这一传统在近代经历了一次较为彻底的消解,它来自休谟。休谟说:“理性是,并且应该是情感的奴隶。” ⑫把理性置于情感之下,这是对自苏格拉底、柏拉图以来西方理性主义传统的哥白尼式的颠倒。因此,休谟哲学是现代西方非理性主义思潮的渊源之一。
 

休谟哲学的非理性思想,从否定的一面看,表现为怀疑主义。他从经验和观察中得出理性信念并不存在的结论,极大地动摇了理性的地位,导致了非理性的爆发。从肯定的一面看,休谟的非理性思想表现为他的自然主义理论。休谟自然主义思想的基本倾向是非理性的,它竭力用“想象”、“习惯”、“本能”等前理性和非理性因素来说明人的活动,描述人的共同本性,解释人的精神现象和人生现象。因此,休谟哲学代表着18世纪重理精神的破产,导致了非理性信念的爆发。
 

第三,对传统哲学科学主义方法论的超越。古希腊哲学与科学是浑然一体的,自然科学原则明显地支配着希腊哲学。近代自然科学获得迅速发展,受此影响,近代哲学让自然科学的方法占据了思维中心。现代哲学要超越科学主义的方法,就必须在原则上使哲学和自然科学划清界限,不再相信自然科学对哲学的优越性。休谟哲学通过对因果关系的诘难,否定了因果关系的客观性、必然性,使自然科学知识成了一些或然的判断,大大地损害了自然科学的权威。“休谟问题”成为现代西方哲学反对科学主义方法论的有力武器,并在此基础上力图使哲学处于一种相对于所有的自然科学来说是全新的维度中。它不再向自然科学的方法借贷,而是要创立一套适用于哲学自身的方法。
 

传统哲学的科学主义方法论是一种主客二分的对象性思维方式的产物。它的错误之处在于它无条件地承诺这样一个前提:主体和客体属于相互分裂的两个世界。现代西方哲学超越主客对立的思维方法,走向了主客不分的本源性情感体验。马赫的“要素论”、詹姆斯的“纯粹经验”,以及新实在论的中立一元论,都是这一超越的结果。但寻根溯源,这种主客不分的思维方式早已初见于休谟的观念论中。休谟认为来源于感觉经验的知觉才是知识的对象,而知觉是无分主客的,认识的客体和主体都包容于其中。可见,休谟和上述哲学家之间不无理论上的根苗关系。

注:

①③⑨⑩⑫
休谟:《人性论》,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8、200、309、83、453页。

 
②⑤⑥⑦⑧休谟:《人类理解研究》,商务印书馆1981年版,第135、27、67、136、16页。
 
④休谟:《自然宗教对话录》商务印书馆1962年版,第17页。
 
⑪康德:《未来形而上学导论》,商务印书馆1978年版,第9页。


作者:莫法有  高燕子

 

相关搜索:西方哲学哲学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