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正文

特朗普的团队与政策: 让中国不乐观

更新时间:2016-12-05 22:29:16  |  来源: 凤凰大参考

【12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通了电话,并接受了蔡英文对他赢得大选的祝贺。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中美建交以来,美台最高领导人的首次通话,其中的政治意涵不容小觑。其实,不止有台湾问题引起我们的重视。在经济政策上,目前已有迹象显示特朗普正着手落实竞选时提出的减税口号,如果特朗普大幅度减税,势必对中国产生更多负面影响。那么,当很多人还沉浸在“特朗普当选,中国或成最大赢家”的乐观情绪中时,是否应该回过神来看一看特朗普上台真的值得我们乐观吗?】

 

随着大选结果尘埃落定,希拉里的竞选团队开始清帐散伙,特朗普则着手组建白宫团队。

人们非常急于了解美国新总统究竟会如何变革,把美国引向何方,又让别国如何选择。

对于中国而言,特朗普能产生的影响太多了:亚太外交、朝鲜政策、南海动向、军事投放等等。并不乐观的是,从目前释放的信息判断,特朗普不仅不会撤出亚洲,还会让美国在这里的军事存在更为强硬。

特朗普的外交团队很熟悉中国

根据美国政策科学家的统计,美国历任总统,大概70%的竞选纲领得以实施。但预期认为,特朗普的比例可能会远低于平均值,但他和其政策团队的演讲和文章,应能大致体现未来四年的政策思路。这构成了本文的基础,尤其是其政策团队最近发表的几篇重头文章。

特朗普宣布组建过渡团队。

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教授,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目前为止,他是特朗普团队的亚洲政策主要发声人。 在大选前一天,彼得·纳瓦罗和另一位政策顾问亚历山大·葛瑞(Alexander Gray)在外交政策上发表联合署名文章,阐释特朗普的亚洲政策理念。 亚历山大·加里曾为共和党众议员兰迪·福布斯(Randy Forbes),后者是海军部长的热门人选。

另外,国务卿的热门人选包括众议院院长金里奇(Gingrich)、参议员外交委员会主席科克(Corker) 。亚洲外交政策不可能单单交给上面几人去执行。更大范围的名单,是特朗普面临的困难之一。

竞选期间,华盛顿政策圈甚少有人支持特朗普。而特朗普也对出身华盛顿的内部人不信任。但对于一个没有从政经验的总统来说,政策顾问却又有巨大影响力。这是特朗普的悖论。

彼得·纳瓦罗的背景,就体现了特朗普的偏好。他曾在华盛顿担任能源和环境分析师,后来转到欧文分校任教。从早期来看,作为商学院教授,他写了几本能在中国机场大卖的财经畅销书,譬如《当巴西正在下雨,买进星巴克》(If It’s Raining in Brazil, Buy Starbucks),《MBA 毕业生应该知道什么》(What the Best MBAs Know)。在2006年,他的研究兴趣转向中国,发表了第一部和中国相关的作品——《正在到来的中国之战》(The Coming China Wars)。此后,他又写出《致命中国:与龙对抗》(Death by China: Confronting the Dragon - A Global Call to Action)。以此书为基础, 彼得·纳瓦罗还拍摄一部小成本纪录片,自己频频出镜。

有比“亚太再平衡”更强硬的政策

11月7日, 大选前一天,彼得·纳瓦罗和亚历山大·葛瑞在《外交政策》杂志发表《特朗普的亚太政策前景:实力促和平》(Trump’s Peace Through Strength Vision for the Asia-Pacific),这是目前为止,特朗普最为清晰的政策信号。

大选之前,国内有声音预测,特朗普当选后,推行“美国至上”的理念,将会从亚太地区收缩,中国的战略空间因此扩大。这是自欺欺人的理解。

“实力促和平”的政策,与“亚太再平衡”一脉相承,其目的均是维持美国在亚太的存在,只不过以不同的手段去实现它,而以更为强硬的军事手段去实现。

“力量促和平”包括以下核心内容:

1)“亚太再平衡”过于软弱。该文认为,奥巴马总统向其亚洲盟友和伙伴重新做出了保证,这是对的。 然而这种转向(以及之后的“再平衡”)被证明只是虚张声势,而美国军队手中只拿着一个小棍子。这导致了这一地区出现更多是非和不稳定。希拉里“亚太再平衡”虚弱的后续举动,导致了中国在东海和南海的咄咄逼人。

特朗普子女参与筹组新班底。

2)废止国会缩减军费的方案,重点建设海军,加强与盟友的关系。同时,日、韩两国也要做好分担美军军费的准备。

该文批评,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海军已经缩减至一战以来的最小规模,陆军缩减至二战之前以来的最小规模,空军则是史上最小规模,飞机史上最老旧。

特朗普发誓要和国会一起废止压缩国防预算的计划。这需要国会两院的两党支持。他已经制定出非常详尽的重建军备的计划。这与希拉里在这方面几乎完全的沉默形成鲜明对比。

特朗普将重建美国海军。现在海军有274艘舰艇,他的目标是350艘,这和两党国防委员会所支持的346艘基本一致。

特朗普海军计划的启动可以让盟友相信美国将继续长期承担亚洲自由秩序的保护者的角色。特朗普海军计划的启动可以让盟友相信美国将继续长期承担亚洲自由秩序的保护者的角色。

而特朗普当选之后,在与安倍和朴槿惠通话时,他均表示,与盟友的关系是亚太政策的基石。但是,该文也认为,日、韩作为全世界最强大的经济体,由这两个国家支付“军事存在”费用是公平的。

总之,特朗普谋划的亚太军事存在,很符合商人的本色:以更少的钱,办更多的事。

针对朝核问题,纳瓦罗认为,奥巴马对北朝鲜的“战略耐心”政策,除了加剧不稳定和危险之外,一无所获。他还表示,“今天,尽管美国不断的警告,并哀求中国管好自己的野儿子,金政权仍牢牢掌握着权力,北朝鲜人民仍备受压迫和贫困,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威胁越发紧迫。耐心,够了!”

崇尚军事实力,海军迎来扩张

特朗普上台,无论对于美国国内还是外交政策,均是一个重要时刻。

10月11日,《国家利益》杂志就曾发表题为“特朗普回归里根政策 ”的文章,作者是哈佛大学教授米尔斯和纳瓦罗。(http://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trumps-return-reagan-18009)。该文再次为特朗普”实力促和平“的政策发声。”实力促和平“的概念原封不动来自里根时期。被其运用到冷战之中,大幅提高军费对付苏联。特朗普现在的假想敌想必换成了中国。而且,当前美国的经济环境和80年代初也有相似之处。当时,由于来自日本的竞争,传统的重工业遭受沉重打击。加上其他社会问题,比如移民、艾滋病等,保守主义趁势兴起。

特朗普的女婿(右一)或任白宫幕僚长。

所有的媒体都坚持认为,竞选过程中,特朗普团队对外交政策着墨甚少。但是,他在8月份和9月份的两次演讲中,非常详尽阐明了自己的外交和安全理念。这两个演讲,均重复了里根总统“力量促和平”的政策,强调压倒性的军事力量,但是有节制的使用他们,而且重视地缘政治力量。

特朗普的全球议程很一致,这自里根时代以来很少见,每一块拼图都嵌入在整体里。他假定美国要夺回世界领导者地位,同时,也不忽略美国自身的缺陷。特朗普清晰表态,奥巴马内阁对军费开支的大幅削减,给美国军队在海外自由行动构成主要障碍,这包括,当俄罗斯和中国侵害美国国家利益时,美国阻碍他们的能力受限。

美国的军事实力在下滑,特朗普建议扭转这种局面。他这种重建军队的努力,将给对手发出信号,美国正在重返国际领导者地位。特朗普认为,一旦我们的力量得以完成,在全球场合,美国领导人要是发话,就会被严肃的对待。对全球力量之间相关性的阐释,描绘了特朗普的世界观。他公开的观点显露了他的另一种认识,比如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正在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他似乎希望,他对上述力量的阻遏措施,是以硬实力为基础的,而非息事宁人的话语,或只是在意识形态上亮剑。

特朗普多次高调表态,反对中国在亚太地区的的挑衅行为,但他的重心是,重获美国海军在这个区域卓越的能力。他建议,建设350条军舰,这获得两党重要的国内安全领域的领导者的支持。他表示,这是必须的。因为在长达15年的地面战斗后,在太平洋,现在海军规模是一战后最小的,这导致形势日趋紧张。

在这个框架里,特朗普拒绝了奥巴马对朝鲜的“战略容忍”战略。相反,他提出要在战略导弹防卫上投资,这让人想起里根的努力。

在中东,他认识到伊朗寻求地区霸权的企图,因此,承诺与其他盟友,比如以色列、约旦和埃及来阻止德黑兰的野心。在中东地区,俄罗斯的野心和美国的利益发生冲突,但是他很清晰的表明,和俄罗斯可以达成某些领域的合作,打击ISIS就是最核心的。

对特朗普来说,和俄罗斯这样的大国一直陷入争斗,尤其是他们可能陷入长期的衰退,其实捞不到什么好处。他很清楚,现实主义的外交,还是需要实力来支撑的。

特朗普没有点明的是,没有经济和实力做基础,海外的国家行动将适得其反。他反对任何基于意识形态的全球战略,追求的是以经济和军事力量为基础。人们听到来自里根时代的回响,正在进入当下的环境里。

总之,特朗普意识到,没有强劲的经济和制造业基础,军事力量只是水中之花。因此,他全方位的税收、贸易、能源政策改革将让美国的经济更优秀。这样,硬实力和软实力才能应运而生。

 

胡剑龙

 

曾在国内的多家媒体任职,在华盛顿创立《华盛顿智库每周报》,合作团队包括多位在华府的中国学者和学生。

相关搜索:特朗普团队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