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正文

美国前总统助理:为什么我会把选票投给特朗普?

更新时间:2016-10-10 12:01:46  |  来源: 中国力研究中心

美国前总统助理:为什么我会把选票投给特朗普?
 
——民主党已经沦为约翰·F·肯尼迪和罗伯特·F·肯尼迪共同强烈谴责的战争党
 
 
【我是罗伯特·F·肯尼迪(美国被刺总统约翰·F·肯尼迪的弟弟)的演讲稿撰写人。目前,我正打算把选票投给特朗普。下面我要讲一讲其中的原因。】

我终身都是民主党人,曾在华盛顿为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和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服务。当总统约翰·肯尼迪总统被谋杀后,他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自己出来单干。我加入罗伯特·肯尼迪的参议员竞选活动并担任他的法律助理和演讲稿撰写人,直到其在总统竞选活动中被暗杀后才结束。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当我正在着手制定警察改革方案时,当时的州长比尔·克林顿是我所在的警察总队国家委员会的主席。

今年,我会在美国总统选举中将选票投给特朗普。这是一个重要的改变,也是对旧日友谊的尊重。我会为这一决定做出一份公开的声明。

事实是:肯尼迪兄弟两人尽了他们最大的力量来阻止战争和守护和平。对他们来说,这并非是一种抽象的说辞,而是人类生活必要的基础。然而,今天的民主党已经沦落为战争党:一个集军火商、雇佣兵、“学术战争”策划者、外国说客、颜色革命鼓动者、失败的将帅、掠夺自然资源的腐败政府为一体的大本营。美国的军事基地遍布世界80多个国家,大约在130个国家有驻兵。鉴于世界上仅有192个主权国家,这显然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陆军和海军上将宣布我们国家的决策;战区指挥官担任重要的角色。美国首要的麻烦或敌对势力貌似总会是军事动作或行动。

今年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没有去追求和平。相反,她将美国推入了连续地入侵和不断推动“政权更迭”的努力当中。希拉里视俄罗斯总统普京为 “另一个希特勒”,意在阻止美国人同其寻求友谊和合作。她宣布一旦自己当选总统便着手准备入侵叙利亚事宜。她的影子内阁当中,很多人都是过去几十年中战争和灾难的缔造者。正是这些新保守主义者让我们误入歧途。他们对在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利比亚、也门、乌克兰所犯下的错误毫无悔意,而且正准备满血复活。希拉里领导的民主党人似乎有意恶化同俄罗斯的关系,例如美国向黑海派驻军舰,或者向靠近俄罗斯的地方部署核武器等。

实际上,在这么多年所谓的反恐战争当中,只有一位总统候选人具备那种才智、眼界和完全清醒的头脑,洞察到美国并不能立即同全世界对抗;他认识到在这场战斗中,美国天然而必要的盟友必须包括那些先进和文明的国家。这些国家富有反恐经验同时也愿意动用必要的军事力量。只有一位美国总统指出了同俄罗斯和中国作对是多么的愚蠢,因为我们正在打击圣战运动,而他们也在这样做。

这位候选人正是特朗普。特朗普曾在竞选活动中指出,作为美国总统,他会很快与俄罗斯缓和紧张的关系,并在反恐行动中寻求可能的合作。单就这一点,他最早在初选,现如今在大选中评价自己会大大优于其他竞争对手。

人们一定会说:特朗普是一个不太完美的候选人,而且他将无疑也是一个不太完美的总统。他既粗鲁又莽撞,而且在某些方面显得非常的无知。他侮辱他人引起了无端的伤害。如果他少说一半的话,他的竞选人形象会好上两倍。特朗普经常言辞激烈,然而,并非是特朗普而是他的对手言辞过于激烈。他们将普京对乌克兰行动比作希特勒式的所作所为。这是一种从冷战时期直至今日都有的侮辱。没有一个美国总统给任何苏联或者俄罗斯领导这样的称呼,即使是当年在二战中与我们并肩作战并取胜的“大屠夫”斯大林。而且现在不是特朗普,而是前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现居于民主党候选人委员会高位的迈克尔•莫雷尔(Michel Morell)公开宣称,我们应该“杀死俄罗斯人”。他的说法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指责,然而这是一种双重违法的战争行为。

此外,特朗普将自己标榜为一个有非凡政治勇气的人,公然挑战华盛顿战争鹰派人物、大公司和主流媒体。他们经常将特朗普视为反美人士,因为特朗普敢于和他们在支持战争的问题上唱反调。

约翰·肯尼迪崇尚政治勇气。他在冷战时期的第一次议会竞选中说过:“首先,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凭着我们所拥有的才智和工业实力,我们一定要为和平努力。我们不能再有另一场战争。”数年以后,在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中,肯尼迪兄弟不得不应对来自他们自己阵营的反对力量,包括军事指挥官、政府官员和其它公共领导,以避免和苏联的战争:当时执委会有13个人,罗伯特·肯尼迪说,如果他们当中8个人的任何一人成为了总统,那么这场危机将会引爆核战争。

但是在一年以后,深受这场险些发生的灾难的影响,肯尼迪总统和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建立起了密切的合作关系。肯尼迪总统当时提到了遍及美国各地的促进和平的政策,同时发表了他在美国大学的历史性演讲。他说:“我们的和平策略不是靠美国的战争武器强加给世界的和平”相反,它必须建立在有共同利益领域的协商、合作基础之上,而且要认识到“我们最基本的联系就是我们同住地球上;我们呼吸同一片空气;我们需要珍惜我们孩子的未来;我们都是凡人。”对于我们最大的对手苏联,他说:“我们必须重新审视自己的态度——无论是作为个人还是作为一个国家——因为我们和他们的态度一样都是必不可少的。”

6个月之后,肯尼迪遇刺身亡。这时候重建和平的重任就落在了罗伯特·肯尼迪身上。罗伯特·肯尼迪随后将禁止核试验条约确定为自己在参议院职业生涯早期的工作核心。但是随着林登·约翰逊总统加剧越南战争,罗伯特·肯尼迪不得不出来争夺总统宝座。1968年,在他竞选所至的每一个地方,他几乎对所有的观众都提到了那场战争的损失、恐怖和无尽的悲剧。在世界各地连续15年战争不断的情况下,今天我们必须重新强调当时他所使用的那些话。

他当时是这样说的:“我们勇敢的年轻人,正死在东南亚的沼泽里。他们当中有人可能写过一首诗;有的人可能刚刚治愈癌症;可能有人参加了世界大赛,或者在舞台上给我们带来欢乐,亦或是帮助建了某个桥梁或者大学;他们当中还有可能有人教过孩子阅读。而正是我们有责任让这些人活下去。如果他们因为一个国家的虚荣而死去,那是非常不适当的。”

他还让我们考虑越南人的母亲们,她们拼命的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天上飞下来的导弹袭击。这些发射导弹的机器来自于一个她们并不怎么理解的国家。他在参议院质问他的同僚,谁给予我们破坏地球另一端遥远村庄的权利?又是谁让我们霸占上帝的权力、对他人生死统治的权力?他说:“所有这些都是我们的责任,不止是一个国家的责任,也是你的和我的责任。”

约翰和罗伯特·肯尼迪不是和平主义者,也并非无视现实的权力。但他们要求权力的使用需要非常精确和克制,而且带有人道精神。这两个人都知道自己随时有被人暗杀的可能性,但他们直到死亡都在试图引导我们走向和平。

肯尼迪兄弟两个人的政治遗产“被今天的民主党人抛弃了”

他们所坚持的正是被今天的民主党人所抛弃的遗产。我们已经接连破坏了中东的一个又一个国家。数以百计的城市和村庄成为废墟;成千上万的人死去,还有上百万的难民有待解决。而且由于所有媒体和政治声音都在反对ISIS、基地组织或者伊斯兰恐怖主义,我们的军事领导人未能给出任何的胜利前景。他们不能告诉我们胜利需要什么和意味着什么;虽然他们很快向我们保证,但正像今天的利比亚一样,战争将无限期的继续下去。他们甚至不能解释为什么我们现在的一些盟友(比如土耳其)正在轰炸和炮击我们所声称的另一个盟友(比如库尔德人)。因此,民主党政府不加顾虑和质疑地继续实施布什总统任期后的工作,年复一年地将越来越多的青年男女送入“粉碎机”。

许多民主党官员也曾经提出而且一直致力于结束我们在越南的战争。今天在众多民主党议员中只有图尔西·加伯德(Tulsi Gabbard)一人的声音。她是一名保守主义者,曾两次被派到伊拉克并了解她所说的一切。正是民主党派的总统在世界各地部署了无数的无人机,向所有人炫耀美国独特的军事技术,而且看起来完全无视高超的技术给人类和国家所带来的摧毁性力量。

然而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我们声称恐怖分子正威胁欧洲、美国以及整个西方文明。但是,面对这一切,我们却不集中我们的军事力量应对这一威胁。

我们把自己的战士、船只和飞机都送到哪里了?为什么要送到俄罗斯?美国指挥北约的上将宣布俄罗斯是美国“实实在在的”威胁。在你读到这篇文章时,北约的陆海空军都已经行进到俄罗斯的西海岸,开展着自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与此同时,我们最强大的运输力量和海空军部队已经在中国南海上沸腾。那里,我们可能会遭遇到中国这股不可估量的崛起势力。毕竟中国是我们经常提起的第二大实在的威胁。

俄罗斯没有恐怖分子袭击法国、意大利或者美国。ISIS并不是在俄罗斯的土地上出现的。唯一的俄罗斯恐怖主义者是伊斯兰主义者,当时在1999年普京还首次邀请我们加入反对大军。中国唯一的恐怖主义者是维吾尔人,而他们的袭击对象不是我们,而是中国人自己。所以这似乎是常识,我们美国人不应该同俄国和中国对立,而是应该积极寻求合作共同抵制困扰我们一代人的恐怖主义者和恐怖主义,包括对欧洲构成威胁的ISIS。

前国防部长民主党人威廉·佩里警告说,我们现在,“在新冷战的门槛……新的核军备战大赛情况下,现在核灾难的可能性比以前二战时期更大。”

近在眼前的战争及其威胁对任何帝国而言都难以承受。众所周知,我们的国家已经被政府、企业、家庭、学生,以及对未来的无限承诺所欠下难以计数的贷款压得喘不过气。多年的战争已经耗尽了我们的军事力量。虚假的希望和胜利的空头支票已经将理想主义和爱国主义的承诺焚烧成灰,而我们曾带着这些承诺,在一代人之前就开始了战争。我们的力量正在逐步减弱,尤其是那些鼓吹战争的精英单位,他们已经连续忙碌超过了十年之久。

但不幸的是,威胁远不止眼前。今年夏天的可怕事件(指的是美国奥兰多市夜总会枪击案,该袭击造成50人死亡,53人受伤,译者注)已经向我们展示了真正潜伏在国内的危机,而非来自于叙利亚、伊拉克或者俄罗斯的外来威胁。我们最大的危险来自于我们如何继承自己的历史。

事实上,当我们在他国的土地上追逐和平之时,我们正逐渐忽略自己的国家和人民、我们自己的邻居、孩子和朋友。如今我们看到了这一切的后果。我们施加于其他国家的暴力反弹到我们自己身上。我们浪费在伊拉克炸弹上的钱已经不能再用于我们的学校。优秀的青年男女放弃了自己的身体和生活,交付给遥远的战场,不能在国内教导和引领贫民窟的年轻人;他们不在国内维护大街小巷的治安,制止和消灭贫穷的罪魁祸首——犯罪;他们不在国内把对美国宪法的保护和祝福传递给我们每个人;他们也不在国内保护我们的城市并丰富美国人的生活。

而且他们没有在这里保护美国人和美国的孩子们不受美国警察的谋杀。这是我们当前的真正的危险。

所以,我对美国的期望如下:

首先,我们必须立刻结束这场没有尽头也没有必要而且充满杀戮的战争。我们需要最优秀的年轻人待在我们自己的国家。我们需要停止鲁莽地花在破坏性军事装备上的开销。我们需要重获自由。

我们必须守卫我们文明的秩序并与它的敌人作战。我们必须毫不手软坚决地将ISIS及其兄弟团伙消灭。但是我们需要让所有文明的民族都加入到我们共同的防御中来。我们必须放弃愚蠢的小冲突和狭隘的嫉妒。我们必须结束这种追求控制其他国家(比如俄罗斯和中国)的损人不利已的行为。

肯尼迪总统曾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过我们,在这个危险的世界,我们自己的和平安全将取决于和俄罗斯及其人民的友好合作关系;实际上,里根总统在任期结束之时,也说过同样的话。如今华盛顿的傻瓜们意图统治世界,将让我们损失当时的这些智慧结晶。但正是这些先人的智慧才是我们需要传承下来用以保护我们的世界和孩子们的未来。

第二,我们必须同时恢复国内的和平。现在有许多弊病需要祛除,还有很多缺点需要克服。

但是当我们处于一种反对警察的战争、一场反对宪法本身的暴动时,这一切都是不可能完成的。我们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要重建我们的警察系统和相关部门。我们需要更多更好的警察。我们需要他们得到很好的训练,不是作为战士,而是作为守护者,作为青年人的领袖和教师,作为多年未尝和平滋味的社区保卫者。我们需要最优秀的年轻人,不因为战争将自己的身躯牺牲于简易炸弹装置之下,而是将其身躯贡献给圣路易斯、芝加哥、底特律和巴吞鲁日以及所有我们自己土地上的废墟之处。

特朗普因为说出 “美国第一”而被人嘲笑。但是,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要求政府的所有行动首先考虑到我们自己国家的利益和福利并不过时。相反,它代表了自美国建国以来的政治家们最深刻的智慧和传统。只有了解我们国家和国民的真正利益所在,而且对这些利益具有充分的承诺,我们才能在国内外更加明智地采取行动。

我们的总统奥巴马曾告诫我们必须要低调。我们当然不希望国内混乱,但美国人也许沉默地太久了。舆论和政府精英从他们自己权力和地位的高度毫不犹豫地为我们提供指导。这些人把我们引向没有价值的对外战争以及无止境的国内灾难。总统奥巴马告诉我们,现在必须要为更新核武器系统花上额外的1万亿美元,而当我们询问谁会成为这些摧毁世界的核武器目标时,得到的回答仅仅是,“不可能再像往常一样同俄罗斯做生意了。”

无疑,他一定有口误,不然任何人都会认为我们正走向疯狂之路。我们根本无法同俄罗斯、中国、中东国家在内的整个世界对抗,以及同时在国内掀起一场战争。

重新拾起美国建国之父们的智慧

因此,作为公民,我们不能保持沉默。我们必须发出同华盛顿、杰斐逊、林肯、马丁·路德·金一样强大的声音:

重新拾起美国建国之父们的智慧。他们发动必要的战争是来保卫国家,并不是为了对外征服。

不要同俄罗斯和中国展开新一轮的冷战、新一轮的军备竞赛,而是寻求共同抵御威胁整个文明的恐怖和混乱势力。

致力于我们国内的和平和安全,而不是在控制其他200多个国家的生活和事务上徒劳一场。

据我所知,这一点是特朗普的立场,而非共和党的立场。特朗普当初不得不应对党内的诸多反对者并获得提名。但是,特朗普带着决心、勇气和毅力一再重申了这一立场。即使在陷入困境的日子里,这一立场也可以让绝大多数美国人充满希望。

我们也许会问特朗普先生是否具备总统应有的那种冷静的判断和泰然自若;一种能够在危机中绝处逢生,挽救一个民族甚至整个世界的判断。没有人真正知道未来的总统将在如此巨大的压力下做出何种反应,但是特朗普给出一些迹象。为登上总统宝座,他给自己定下了一条独特的路线,即藐视传统的做法,比那些被认为审慎或明智的顾问们讲出更多关于美国和政治的真相。正是特朗普的这种独立性,讲真话的意愿,巨大的政治气魄,给予了我们希望以及他会胜任总统一职的信心。也许最重要的是,特朗普已经证明了他没有被海陆空上将们吓到——这些将军们直到今天还在战争之路和预算问题上畅通无阻,并招致了巨大的损失。

特朗普可能有不足之处,因为他比当前的政客们讲出了更多真话。但是最重要的是,他提出了一种路径,让我们远离持续不断的战争。这是一种向所有理性之人和国家寻求和解,并集中我们的力量和精力共同反对人类文明之真正敌人的务实之策。因此,纠缠于特朗普的缺点和错误,就回避了与人类和国家有关的战争与和平,生与死的重大问题。我们共同弥补他的不足,换取的是和平;在我们当中以及所有国家之间,我们所共同期望的,同时也是前总统林肯所孜孜以求的。

诚然,美国人自始至终都是为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后代着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把选票投给特朗普的原因。

注:作者亚当·瓦林斯基(Adam Walinsky)曾在司法部工作,后担任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的立法助理和演讲稿撰写人。

(尚道社会研究所 曹朝龙译)
 

相关搜索:特朗普肯尼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