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正文

斯蒂格利茨:美国经济需要从特朗普那里得到什么?

更新时间:2016-11-21 11:17:44  |  来源: 网易财经

唐纳德·特朗普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惊人的胜利让一件事变得非常清楚:太多的美国人,特别是美国白人男性,感觉被遗忘了。这不仅仅是一种感觉,而是许多美国人真的被遗忘了。他们的愤怒,从数据上更可以清晰的显现出来。而且,正如我多次指出的,一个经济体系不为大部分人口服务,就是一个失败的经济体系。那么,当选下任总统的特朗普应该为此做些什么呢?

在一个多世纪的最后三分之一时间里,美国经济体系的规则已经被改写成为少数上层服务,而损害整体经济,尤其是底层的80%。特朗普的胜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共和党的他现在正领导推动极端全球化,而且反对能够减轻损伤的政策框架。但历史事实是:中国和印度正在融入全球经济。此外,技术进步已如此之快,全球制造业的就业机会正在下滑。

特朗普将会做什么?

民粹主义浪潮正挑战全球各地的政治机构,如今宣告取得了最大的胜利,辛迪加项目委员会评估美国和世界所付出成本时指出。

这也意味着,特朗普无法给美国带回相当数量的高薪制造业岗位。他可以把制造业带回来,通过先进的制造业,但也只有少数就业机会。而且,即便他可以带来就业机会,也只会是低收入的工作,而不是1950年的高薪工作。

如果特朗普认真解决不平等问题,他必须再次修订目前的规则,使之服务全社会,而不只是服务像他一样的富豪。首先要做的是刺激投资,从而恢复强劲的长期增长。具体来说,特朗普要重视基础设施和研究的投入。令人震惊的是,这个国家的经济成功是基于技术创新,而目前在基础研究的投资占GDP比重低于半个世纪前。

改善基础设施不仅能提高私人投资的回报,同时也将改善目前滞后的状况。确保中小规模的、包括那些由妇女领导的企业获得更好的财政支持,也将刺激私人投资。征收碳税将带来三个好处:企业应对碳排放成本增加的改革带来更高增长,更清洁的环境,以及可以用于改善基础设施和缩小美国经济鸿沟的税收。但是,由于特朗普作为一个气候变化的否定者,他不太可能采取这个政策(这也可能促使世界开始征收关税,打击违反全球气候变化规则生产的美国商品)。

同样还需要全面的改善美国的收入分配制度,这是发达经济体中最差的一个。虽然特朗普已经承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但他不可能保证其他重要变化,比如加强工人的集体谈判权和议价能力,抑制CEO薪酬和金融化。

监管改革必须开启,限制金融部门可以带来的损害,确保其真正为社会服务。

今年四月,奥巴马总统的经济顾问委员会发表的一份简报显示,在很多领域市场集中度正在增加。这意味着更少的竞争和更高的价格,这种方式肯定降低实际收入同时也直接降低了工资。美国需要增加应对市场的力量,包括最新出现的分享型经济。

美国的累退税制度也必须进行改革,它帮助富人(而没有其他人)更加富有,加剧了不平等。明确的目标应该是消除资本收益和股息的特殊待遇。另一种方法是确保企业缴纳税金,可能是通过降低对于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的美国公司企业税率,并提高那些不这样做的公司税率。然而作为这个体系的主要受益者,特朗普承诺进行有利于普通美国人的改革是不可信的,像共和党往常一样,税收变化将在很大程度上有利于富人。

特朗普可能也不会去促进机会平等。如果美国打算避免成为新的封建国家,确保全面的学前教育和对公立学校加大投入至关重要,在这些领域优势和劣势都会从一代传给下一代。但特朗普一直对这个话题一直保持沉默。

要共享繁荣,就需要政策上扩大机会,老有所养、居有其屋、病有所医,让每一个美国人,无论家庭的财富多少,都能得到与他或她的能力和兴趣相符的高等教育。但是,我看到的特朗普是一个房地产大亨,支持大规模的住房方案(大多数的好处给像他一样的开发商),他承诺的废除平价医疗法案(奥巴马医改)会让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当选后不久,他表示他可能在这方面谨慎行事。)

不满的美国人提出的问题,是几十年的忽视导致的,不会很快或者通过常规方式解决。一个有效的战略将需要考虑更多的非常规的解决方案,而共和党的自身利益决定它不可能支持。例如,允许个人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他们的社保帐户,相应增加养老金,从而增加他们的退休保障;综合性的家庭和休假政策,帮助美国人实现工作减压或者是生活平衡。

自从罗纳德·里根总统开始挖空中产阶级,将增长的好处扭曲到顶端之后,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美国的政策和制度并没有跟上步伐。从妇女在劳动力中的作用,到互联网的兴起,文化多样性的增加,二十一世纪的美国是从根本上不同于美国20世纪80年代。

如果特朗普真的想帮助那些被遗忘的人,他必须超越过去的意识形态斗争。我刚才勾画的议程不仅是经济的:它是关于培育一个动态、开放、公正的社会,实现美国人最珍视的价值观的承诺。但是,虽然它在某些方面,与特朗普的竞选承诺有所一致,但在其他许多方面,是站在对立面。

我悲观的预言,新规则的修订,如果不去纠正里根革命的严重失误——这个肮脏之旅遗忘了太多太多人。那么,新的规则将令情况更糟糕,甚至把更多的人排除在美国梦之外。

本文来自辛迪加项目(Project-Syndicate),编译:陈荣亮等。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1979年约翰·贝茨·克拉克奖(John Bates Clark Medal)得主,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哥伦比亚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