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正文

欧威廉:推动朝鲜半岛的和平不会徒劳无功

更新时间:2018-06-03 17:22:41  |  来源: 尚道社会研究所

作者:William H.Overholt,哈佛大学亚洲中心高级研究员


转自East Asia Forum


尚道社会研究所编译
 

 

大多数西方国家的专家都认为,朝鲜半岛的和平根本无法实现:“我们以前曾经有过类似的努力”。“但朝鲜根本不可信,因为之前的两次南北峰会后,朝鲜都反悔了。”但今天,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金正恩已经明确表示,经济增长对朝鲜是当务之急。他知道,他父亲金正日的政策摧毁了国家,他自己的未来取决于能否重建这个国家。他甚至在去年的新年演说中,因经济方面的失败而道歉。


\
 

他改革的第一步是,尝试允许自由市场的存在,但是从法律上他并不公开承认自由市场的合法性。这项政策取得了早期的成功。他提出了一个有力的论点,如果能够建立一支可靠的核力量,那么国家就可以节省经费,不需要对坦克和飞机有太多投入,所以他的将军们应该容忍在经济发展方面的更多支出。韩国公司在朝鲜的投资,将确保这方面的长期成功。

朝鲜确立了新的优先事项,逐渐制定了适合于和平环境的新的外交政策。自朝鲜战争以来,平壤嘲笑韩国只不过是美国占领下的走狗。而在金正恩的领导下,朝鲜对韩国的态度发生了变化,认为它是朝鲜半岛的一部分。

首尔也出现了一个坚强的领导层,决心实现和平。在保守派统治时期,首尔一般都拒绝与北韩有任何对话。而自由派当政的时候,则显得非常没有经验和天真。相比之下,目前的韩国总统文在寅拥有丰富的经验,并拥有高水平的顾问。前总统朴槿惠丑闻后,保守派一蹶不振,他们不能轻易破坏文在寅的计划。强大的军方力量,保守派的影响力,以及民族主义的国民,都要求政府必须确保:任何协议都不会危及韩国的安全。

在朝鲜半岛以外,情况也发生了变化,以适应和平的形势。

中国厌倦了朝鲜的挑衅行为,已经准备好达成协议的可能性。由于对核武器的看法的不同,中朝两国领导人之前没有任何会晤。这两个国家有着深刻的对立关系。平壤核计划的大幅加速,是对中国1992年对韩国的承认的愤怒回应。金正恩因为杀死了他的姨夫和他的同父异母兄弟,因为他们与中国保持密切关系。今年中国曾经一度收紧了制裁措施。

从去年开始,中国官员多年来第一次在私下场合表示,愿意谨慎地考虑和审视朝鲜半岛统一的可能性。同样,退休官员也表示,如果华盛顿与平壤签订和平条约,提供安全保证、外交承认,帮助朝鲜实现经济开放,北京可能会对此表示支持。如果平壤仍拒绝无核化,那么北京会支持美国对朝鲜施加压力。最重要的是,中国知道,北京和上海是朝鲜核武器针对的主要潜在目标,并且决心化解这种威胁。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周围出现了令人震惊的混乱局面,但美国政府仍然愿意为实现和平而冒风险,比以前的政府显得更加迫切。过去,当美国派遣顶级政要(特别是前总统卡特)与朝鲜打交道时,双方会很容易达成协议。当美国派遣相对较低级的人时,朝鲜就会感到侮辱并抵制妥协。

尽管华盛顿的专家们认为朝鲜是不可靠的,但他们忽视了美国政府本身也是不可靠的。老布什曾经从韩国撤出战术核武器,取消了军事演习,并同意直接与朝鲜谈判,使得朝韩签署无核化联合宣言,提高了朝鲜的期望。此后,当时的国防部长切尼没有与国务院协调,扬言要恢复演习;此外,老布什的继任者克林顿一开始未能延续布什的倡议,使得美朝关系出现了波折。小布什则预计朝鲜将会崩溃,其政府中的保守派反对1994年在克林顿领导下达成的框架协议,所以他也未能继续维持华盛顿与平壤达成的协议。

最后,朝鲜这次不仅在思考弃核,而且还在考虑朝鲜半岛的统一问题。每个国家都担心朝鲜半岛的统一会突然降临:中国担心朝鲜的军事和移民混乱,朝鲜领导层担忧自己的生存,韩国担忧自己的财政压力。如果南北双方宣布“一个民族,两个国家,逐步统一”,那么就可以避免混乱,确保朝鲜领导人的生命和地位,并使得韩国付出的成本降到最低。渐进主义将使韩国企业有时间建设更多的工厂,使用更便宜的朝鲜劳动力。这样,朝鲜的收入和文化适应能力得到相当快的提高,朝鲜的移民可以逐渐与韩国的中产阶级融为一体。管理这些事项将是困难和微妙的,但不是不可想象的。

中国军官担心美军的力量抵达鸭绿江边境。美国军官担心统一的朝鲜将成为中国的一颗棋子,担心朝鲜军队将占领南方。不过,这些恐惧不太可能成为现实。如果实现和平,那么将会符合美国的军事利益,甚至最终美军会撤离。朝鲜半岛的民族主义会阻止两国统一后成为中国或美国的棋子。韩国的人口和庞大的经济使朝鲜相形见绌,毕竟树懒不会吞食老虎。

大多数朝鲜半岛问题专家,都对即将到来的谈判感到困惑,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困难。有人认为,金正恩可以再进行一次秘密核试验。朝鲜军方利益受到损害,他们可能会对领导人不满意,因而发动政变。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可能会主张对朝鲜宣战。特朗普可能会坚持要求朝鲜先弃核,然后美国才会提供援助。未来,一位新的美国总统可能会撕毁今天打成的交易。即使协议更加有利于美国,美国依然可能会不遵守。但是,各方的道德义务是:寻找各种可能的方式来克服障碍,而不是仅仅固守宿命论。当务之急是保卫和平和避免核战争。

William Overholt是哈佛大学的高级研究员。在美国成功地终止韩国和台湾的核武计划后,他发表了第一本关于亚洲核扩散的书,即1976年出版的Asia’s Nuclear Future。他的最新着作是2018年的China’s Crisis of Success

 

相关搜索:朝鲜半岛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