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动态 > 正文

本所研究员接受《中国贸易报》采访谈美日经贸关系

更新时间:2017-11-23 10:02:26  |  来源: 中国贸易报

       作者丨《中国贸易报》记者 孙允广 胡心媛
       来源:《中国贸易报》2017年11月23日  
       
原标题:谁动了美国的奶酪?
 

编者按:今年以来,美国在国际经贸领域动作频频。为使制造业“回归本土”,特朗普团队先后同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等伙伴谈判,就自贸协定、协议发生争执,使世界经贸往来不再顺畅,贸易保护主义持续发酵。


       1 美日经贸关系:分分合合不诉离殇

前不久,美国总统特朗普对美日贸易关系作了猛烈批评,认为“日本市场不公平”,并表示,美日双方必须解决存在多年的巨额贸易逆差问题。

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对日本的商品贸易逆差约700亿美元,日本是美国第二大贸易逆差国,其中汽车行业占了近80%的份额。

尚道社会研究所研究员曹朝龙一直关注美日经贸问题。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他表示,在“美国优先”理念的推动下,特朗普试图对日本施加降低贸易逆差的压力。这反映了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外贸易政策的转向,即舍弃多边机构,热衷于通过双边关系处理贸易问题。

曹朝龙认为,美日贸易问题并非近两年才出现,而是一直存在的长期问题,是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国际经济分工和贸易结构所带来的必然结果。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曹朝龙表示,美国方面,首先,“强势美元”的政策不利于美国产品出口。其次,美国高额的财政赤字及其鼓励国内消费政策对进口需求量较大。日本方面,尽管对美国汽车的进口实行零关税,但客观上仍存在一些非关税壁垒,比如在申请进口和认证美国汽车方面手续不够简化,日本国内鼓励购买轻小型汽车并给予优惠政策等。另外,受制于日本汽车行业庞大层级代理的供应链和销售网络,美国汽车很难进入日本市场。

美国政府相关人士表示,“美国关心的问题是修正贸易不均衡局面”,特朗普将要求日本缩小每年高达700亿美元规模的对日贸易逆差,比如,要求日本调整汽车的非关税壁垒;围绕美国产牛肉的出口,要求日本政府立即取消8月启动的紧急进口限制等。

“修正要求”能否成功施行?曹朝龙认为,短期来看,安倍政府肯定要对特朗普提出的缩减贸易逆差作出回应。原因有三点:首先,日美经贸联系非常紧密,美国是日本重要的出口国之一,特朗普曾多次指责日本属汇率操纵国,并以公平贸易的口号威胁提升日本产品进口关税。其次,日本对美国有能源和军事上的依赖,良好的日美同盟关系能够为政治和经济提供双重保障。另外,安倍政府正推动国内经济结构性改革,但由于财政债务的增加和国内人口结构的压力,安倍期望通过TPP来改善经济形势,期待美国在TPP问题上“回心转意”。

实际上,特朗普访问日本期间,安倍政府已作出妥协,安倍表示愿购买更多的美国军备以增加美国的就业。同时,丰田、本田公司提出增加在美投资并开设工厂等方案,向特朗普示好。

“但从长期看,特朗普缩减贸易逆差举措面临很大的局限性。”曹朝龙表示,美国贸易逆差主要是由美国经济结构和全球化分工造成的,美国不光对日本有逆差,对墨西哥、韩国、德国等国家都存在较大的贸易逆差。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美国不断调整产业结构,虽然拥有金融和高新科技上的巨大优势,但也在纺织、轻工产品、较低技术含量的家电产品、性价比较高的汽车等方面依赖进口。

曹朝龙认为,美日之间的另一大分歧是TPP问题。日本期待通过TPP获得成员国之间的关税减免、知识产权保护和投资等方面的相互优惠,以扩大日本优势产品出口,帮助日企拓展海外市场。然而,对美国而言,TPP会造成美国制造业和工作机会加速外流,不符合特朗普“美国优先”理念,因此,特朗普重视双边而不喜多边,以增加未来贸易谈判筹码,最大程度维护美国利益。

“总体上而言,美国和日本都走出了一条产业转型升级的道路,并且双方的产业链重合度和相似度也较高,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尽管美日存在分歧甚至小规模的贸易摩擦,但双方的经贸关系仍然会向前发展,因为从地缘关系角度讲,随着美国亚太战略的进一步推进,美日之间加强合作的可能性更大。”曹朝龙说。

 

2 北美自贸协定谈判: 磕磕绊绊难解惆怅

更新北美自贸协定第五轮谈判21日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落幕,美国、加拿大、墨西哥未能化解关键性分歧。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用“鲜有进展”评价本轮谈判。莱特希泽称,希望各方未来推动谈判取得务实成果。

谈判是一场三方拉锯战。在本轮谈判中,由于一开始就认定北美自贸协定“不公平”,美国在谈判中处于“攻势”,提出改变汽车原产地规则、废除争端解决机制等要求,而加拿大、墨西哥表示完全无法接受。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荣军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出发点上看,加拿大和墨西哥希望对现有协定进行更新,以适应新阶段在服务贸易等领域的客观需求。美国的基本诉求是修改,以此改变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巨大贸易逆差。”

“三只蚂蚱”拴在一根绳上

据介绍,北美自贸协定旨在通过在自贸区扩大贸易及投资机会,促进上述三国的就业机会和经济增长。协定规定,生效之日起,上述三国在15年的过渡期内取消全部的商品、服务及投资领域的关税及非关税壁垒。目前,加拿大和墨西哥均是美国重要的贸易伙伴。

谈到设立北美自贸区的初衷,外交学院国际安全研究中心秘书长凌胜利表示,美国当时在力推全球多边贸易不力的情况下另辟蹊径,开创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通过垂直分工建立自贸区的先河,“步子迈得不小”。在北美自贸区的推动下,三方间的贸易关系得到飞速发展,贸易依存不断加深,三方在汽车等一些行业形成了极为密切的分工合作,早已形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

据悉,几近“零关税”的贸易便利极大地推动了三方的市场融合,促使三国之间贸易不断增加。根据相关协定,三个会员国彼此必须遵守协定规定的原则和规则,如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及程序上的透明化等来实现其宗旨,藉以消除贸易障碍。自由贸易区内的国家货物可以互相流通并减免关税。据相关数据显示,在北美自贸协定的推动下,2016年,三国间贸易总额超过1.1万亿美元。

扬言退出是为争取更多“公平”

特朗普自竞选开始就多次批评北美自贸协定,把近年来美国制造业岗位的流失全部归咎于以其为代表的双边或多边自贸协定。在谈判不力的情况下,特朗普曾多次放话称,若无法重新协商为美国争取更优惠条件的话,将退出这项生效23年之久的协定。

“在特朗普看来,北美自贸区不光使美国承受巨大的贸易逆差,还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就业。大量墨西哥移民拥入美国,抢走了所谓原本属于美国人的饭碗。受自贸区规则调控下的资源优化配置影响,美国一些工厂也搬到了加拿大、墨西哥。”王荣军表示,美国人大量失业是美国科技革新导致的结果,并非北美自贸区协定所致。

据悉,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一直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寻求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达成更好的贸易协定,改善美国制造业、农业与服务业在这两个国家的市场准入环境,同时减少美国对这两国的贸易逆差。

为此,凌胜利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特朗普恐怕并非真心想完全退出北美自贸区,而是借此要挟加拿大、墨西哥两国做出更大让步。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201条条款,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可以针对受到进口商品严重损害或威胁的国内某个产品采取暂时限制或者施加关税的措施,但在北美自贸协定的“保护伞”下,加拿大和墨西哥被免除在外。特朗普政府希望通过本次谈判,取消或限制两国的“豁免权”。

对此,王荣军也持相同观点,表示美国一旦退出,北美自贸区将就此解体,这对于美加墨三方而言,无疑是利益共损。减少美国对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贸易逆差是特朗普政府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优先目标。

相关搜索:美国日本贸易逆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