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动态 > 正文

《江苏外事》: 警惕印度再次越界风险

更新时间:2017-12-15 16:49:13  |  来源: 江苏外事

今年6月,印度边防部队270余人携带武器与装备越过中印边界锡金段,引发两国边防军洞朗对峙,致使边界局势一度异常紧张,甚至有诱发边界军事冲突的危险。在中国强硬的对抗态度下,印度终于在8月底将相关越界人员与装备撤回,使得这场对峙得以和平解决。近期美国国防部长访问印度,印度媒体又频频讨论中印军事力量对比情况,将印度再次越界的可能提上议程。但10月7日,印度国防部长西塔拉曼却又突然改变行程,前往锡金的乃堆拉视察印度部队,期间还与中国边防军友好互动,以示印方求和心态。洞朗对峙后,印度对于中印边界的态度变幻莫测,这种敌友难辨的状态让中印边界局势变得更难以捉摸。那么,印度未来是否还会再次越界来犯?决定印度采取对抗策略的主要因素是什么?对本次洞朗对峙前因后果的总结分析有助于了解印度在中印边界采取相关行动的内在逻辑,提升我国预判印度行动的准确性。

洞朗对峙属印度故意寻衅滋事

洞朗地处中国亚东县,属中国、印度和不丹三国交界之地。洞朗对峙的起因是中国边防部队在洞朗地区修筑道路,按照中印此前签订的边界争议谅解书,中方曾向印方通报过修路事宜,印方一直未有回应,但却在中方施工后突然越界阻挠。印度边防部队越界人数最多时达400余人,越过边界线180多米。此次突然来犯,看似阻挠中方施工,实则暴露了印度对中国影响力扩张的深切焦虑。

洞朗属中国领土,这一点在《中英会议藏印条约》中得了明确认定。中印边界锡金段起于吉姆马珍山,沿分水岭至尼泊尔边界,中印不三国交界以吉姆马珍山为界,洞朗位于中印、中不边界的中方一侧,分界清晰、并无争议。印度独立后对该段划分也曾有过多次书面确认,中印双方对锡金段边界存在明确共识,印度贸然越界是侵犯他国领土主权的行为。另外,印度越过中印边界的借口是中国边防军施工区域位于中不争议区,鉴于印度有责任保护不丹不受侵犯,因而印度有必要越界阻止中国施工。这一理由也缺乏法理支持。传统上,印度的确曾对不丹拥有较大影响力,双方协议也曾规定印度有权指导不丹外交,但不丹一直谋求摆脱印度控制,而后更是以独立主权国身份加入联合国。2007年新修订的印不友好条约明确了不丹的独立主权国地位。当前,印度对不丹采取“保护措施”本身就是损害不丹主权的行为。加之,此次印度从中印边境而非中不边界越界,可见保护不丹只是借口。

近年来,一直在中印边界挑起事端的主要是印度。印度不仅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设立多个军事碉堡和哨所,还积极谋划在孟加拉、缅甸、不丹、尼泊尔等地修筑铁路网,以增强自身对周边国家的影响力。今年以来,印度更是频繁生事,不仅阻挠中国边防部队的正常巡逻,还多次企图越界修建军事设施。印度一直积极想要改变中印边界锡金段的现状,此次越界引发双方对峙是印度近年来故意挑事的延续。
 
越界洞朗源于印度误判形势
 
印方越界违背了中印协定,借口保护不丹缺乏法理支持,贸然越界更是要承担冲突升级风险。中印边界虽然多为实控线和习惯线,但锡金段却属双方认定的划定界,印度为何弃易就难直接越界?印度舆论认为洞朗靠近藏南,地势险要且能俯瞰西里古里走廊,一旦外部力量占据洞朗会强化印度东北七邦的分离性。这是典型的“冷战思维”,既误判了现代战争的新形势,也误解了中国的整体发展战略。

印度一方之所以看重洞朗,主要是认为洞朗高地能俯瞰西孟加拉邦北部的西里古里走廊,而该走廊是连接印度东北地区和印度次大陆的唯一通道。印度东北地区的宗教、民族矛盾非常突出,一旦有外部势力切断西里古里通道,东北地区容易出现独立王国。这是典型的“冷战思维”产物,中国在洞朗地区经营多年,如有军事意图,西里古里走廊早就失去了屏障,现在反击为时晚矣。更重要的是,洞朗高地在海拔上虽有优势,但当前军事科技的发展及空中力量的崛起从根本上改变了现代战争的作战方式,洞朗的地缘价值不具备不可替代性,其价值有被印度高估之嫌。中国更是无意挑起印度东北诸邦独立,一个动乱的印度东北地区反会影响中国边疆安宁,对中国长远发展并无助益。

印度借洞朗修路一事越界滋事,暴露了印度对中国发展的焦虑。印度周边的巴基斯坦、尼泊尔、孟加拉、斯里兰卡近年来都持续加强与中国的合作,希望借机带动本国经济腾飞。“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周边国家不断受益。“一带一路”中巴经济走廊整体投资460亿美元,当前中巴以瓜达尔港、能源、交通基础设施、产业合作等领域为重点,推进两国务实合作。中国与尼泊尔经贸往来也不断深化,青藏铁路建成后,尼泊尔有逐步成为中印贸易转运站的潜质。印度一直将尼泊尔和不丹视为势力范围所在,当前尼泊尔与中国合作不断加深,印度更是担心不丹也紧随其后倒向中国,在洞朗的行为恰恰体现了印度的这种焦虑。实际上,中国带动周边国家发展并不是为了削减印度的优势,互联互通网络的建设谋求惠及周边各方,推动中国与周边国家在旅游、人文交流及经贸上的合作,实现区域的整体发展。周边国家经济起飞会塑造一个更为和平繁荣的南亚地区,对印度自身发展更有帮助,但这一诉求却一直没能得到印度理解。
 
印度敢越界但不敢起冲突
 
洞朗对峙最终以和平手段解决,一方面是中国不愿意升级冲突累及周边国家,更重要的是印度没有能力承担冲突升级带来的后果。印度当前的军事实力、经济现状及国内政局都决定了印度不会主动将对峙升级为武装冲突。

从军事上看,印军的优势在于山地战经验丰富。印度东部军区有三个军部,每个军部配备步兵师和山地师,中部军区更是配备了印度装甲师,印度山地师普遍素质较高、战斗能力较强。但印度国防体系存在的核心问题是军事装备系统化不足、自主研发能力不强。印度每年军费开支惊人,但主要都用来从海外采购战斗机、战舰和地面武器系统。外购装备比例过高限制了本国军工业发展,俄美军火在印度军备中占比过大,很容易对印度进行军事技术封锁和后台渗透。印度军事装备系统化程度弱,无法体现整合优势,以印度军事装备现有水平根本无法在冲突升级后占据作战优势。

近年来,印度经济看似腾飞,但国内制造业占GDP比重并不大,国内经济发展主要依赖外部投资,在外部投资中,直接投资到生产领域的资金占比较小,多数资金是从金融渠道进入印度市场的游资。莫迪上台后印度股市迎来一轮牛市,这同样是海外热钱推动所致。一旦中印边界局势不稳,海外游资会迅速撤离,刺破印度经济泡沫。莫迪政治声望的根基来源于其国内的经济繁荣,边界争端诱发的经济萧条则会直接摧毁莫迪执政合法性,如果中印边界冲突升级,莫迪及其党派会在2019年的大选中丧失优势。2017年是下一轮大选的铺垫期,印度国内承担不起任何边界升级冲突。莫迪在国内推行“废钞令”后,依赖现金交易的小企业、农村经济遭受打击,人民党不断流失底层选民选票,国内政治压力增大,印度当前更不会贸然升级边界冲突。

洞朗边界既定,越界洞朗本质上是一起寻衅滋事、侵犯他国领土主权的行为,印度所求并非是升级冲突,而是谋求以最小的成本阻止中国影响力的扩张。这从越界的印方边防未携带重型武器这一细节上可见一斑。

印度存在再次越界的可能
 
越界洞朗对印度没有太大好处,一旦冲突升级对印度却百害而无一利。印度为什么要在无升级冲突意愿的情况下越界?如果单纯是寻衅滋事阻挠中方施工,以印度当前的国内局势不可能对峙如此长时间。印度之所以敢贸然来犯,势必还有外部助力。整体上看,洞朗对峙还存在着美国这一外部助力,美国有借洞朗对峙牵制中国的意图,只要印度有牵制中国的筹码价值,中印边界肯定还会再起波澜。

当前国际格局基本框架是中美俄三国相互“竞合”。俄美之间主要是俄罗斯对美国石油美元霸权体系的挑战及由此带来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对俄罗斯的全方位制裁。中美之间主要是中国对美国主导的贸易投资规则体系的重构。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旨在借助欧亚非大陆互联互通重构全球贸易投资规则,这一全球倡议引发美国的反弹,美国近年来不断加强对中国的贸易限制,还持续挑起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纷争。俄美、中美间的竞争促使中俄走向联合,中俄双方不仅强化了国家发展战略对接,更是加强了双边合作。金砖银行是俄罗斯得以绕开美国制裁获取外部支持的一个关键渠道,金砖银行成立后的首个项目就落地俄罗斯。要制止中国借金砖银行支援俄罗斯,对美国而言,最佳策略就是在金砖峰会之前挑动中国周边争端,借此施加压力促使中国妥协,削减对俄罗斯的支持。洞朗对峙持续时间较长的深层动因是美国借周边有事来敲打中国以分化中俄。

只要美国还有拆解中俄合作的意愿,中印边界的筹码价值就不会消失,因而,印度未来极有可能还会再次借边界问题来制造规模可控的冲突事件。印度边防滋事虽有印度自身阻止中国影响力扩大的利益诉求,但外部因素还包括美国借中国周边有事来分化中俄合作。洞朗争端虽得以和平解决,但仍不能掉以轻心,未来印度再次无中生有、寻衅滋事的几率非常大。当前,印度官员到访边界看似缓和双方关系,但印度在中印边界上的行为与态度在根本上受制于美国的影响,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就曾在9月访问印度时称美印为“天然战略伙伴”。眼前暂时的缓和并不能扭转整体局势,只要美国有拿印度做棋子制约中国的诉求,印度在未来就存在再次越界寻衅滋事的可能。这就需要我国抓住当前中印边界的缓和期这一机遇做好周全应对。要加快解决中印边界问题,从根源上堵住未来印度可以挑衅的借口。强化两国间的经贸合作与交流往来,提升中印双方的经济融合度以抬高印度挑衅的成本。另外,要妥善处理中美关系。中印对峙背后是中美竞争所致,应越过印度直面美国挑战。只要切实推进中美关系和解,中印边界争执就会消解大半。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我国周边势必还会继续处于矛盾冲突频发的状态,这就更需要提前做好风险评估,制定预警机制与应对策略,以确保周边争执不会在偶发因素的刺激下进一步升级影响国内和平稳定的发展大局。
 
 作者:苏瑞娜,南京尚道社会研究所研究员,南京市行政学院讲师

 

相关搜索:江苏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