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列表

那些爱在“民主墙”上贴海报的人,其实最抵制民主

说起香港高校“民主墙”,长久以来一直是本地学生的舞台,内地生鲜有发声。直到最近几年,内地生才逐渐敢于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意见,也不可避免地与本地生发生冲突。

香港政治上有待克服的三个难题

今年是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如果从上世纪80年代中英双方处理香港问题开始计算,至今已过去了大约30年;从现在开始至2047年,也是刚刚30年。今年作为「两个30年」的分水岭,值得我们好好总结经验教训,同时为下一...

何建宗:香港青年赴内地意愿渐增 盼更多便利措施

今年7月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时表示,中央有关部门还将积极研究出台便利香港同胞在内地学习、就业、生活的具体措施,为香港同胞到广阔的祖国内...

王平谈融合发展与香港一国两制

国家发展、两岸关系、对港对澳,习近平主席都是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宏大目标来谋划未来,希望通过建设命运共同体的方式、在民族复兴的过程中来解决国家统一的问题及统一后的发展问题。现在理论基础、目标和路...

曹朝龙:弗吉尼亚冲突背后的三个“两极化”

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在美国催生了三个“两极分化”。一个是产业高低端的两极化;一个是劳动力竞争能力强弱的两极化;再有是社会贫富的两极化。这三个两极化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美国的社会结构,是美国社会动荡...

特朗普打开中美贸易战的潘多拉魔盒

8月14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份行政备忘录,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审查所谓的中国贸易行为,包括中国在技术转让等知识产权领域的做法。

田飞龙:一国两制的国家理性与未来发展

稳健的国家理性决定了中央不可能放弃香港的繁荣稳定和一国两制的制度安排,但“五十年不变”不是僵化不变,而是切合一国两制国家理性的动态变迁,是原则与方法不变,而绝非任何观念与制度细节都不变。

曹朝龙:最该鄙视的是各种“鄙视链”

一个人可以也应当在社会生活中追求成功,但却不能把自己在经济领域的成功或者优势转化为对他人的鄙视,尤其不能形成一种阶层鄙视。否则,社会群体之间在经济上的差异就有可能引起阶层意识冲突,社会的矛盾和对立...

寒竹:“一国两制”:一个国家结构形式,两种社会制度

香港作为单一制国家中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其享有的自治权力的多寡并不能改变行政区隶属于中央的法律框架。香港享有的自治程度再高,即使超过了联邦制国家的州权很多,但也不能改变香港行政区隶属于中央的法律定位...

道格•班多(Doug Bandow):中国领导世界的机遇

尽管特朗普政府经济上走向封闭,但美国仍有实力主导全球。美国经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自由、强大和富有,而且比以往更具生产力。然而,中国已有愈来愈多的机会分享全球的领导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