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列表

尼尔·弗格森:特朗普的新世界秩序

当今世界动乱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地区性国家集团的形成,这些地区集团的政治观点各不相容。他不无担忧地表示:“地区之间的矛盾冲突可能比国家之间的矛盾冲突更具破坏性”。

特朗普的团队与政策: 让中国不乐观

【12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通了电话,并接受了蔡英文对他赢得大选的祝贺。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中美建交以来,美台最

李世默:全球主义的终结与世界新秩序的诞生

如果我们希望二十一世纪是个和平繁荣的世纪,那么中国应该与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共同开拓新的未来。虽然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竞争不可避免,但今天,中美的世界观出现了几乎前所未有的重叠,两国之间求大同存小异越来越...

“姓国姓私”平衡点 深化改革重要拼图浮现

从本届政府积极就“产权”展开布局来看,产权属性不明已经对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造成严重威胁。也因此,在“新常态”下,通过厘清产权,进而建立完善的产权保护机制,通过明确公、私有产权界限来落实结构性改革,...

斯蒂格利茨:美国经济需要从特朗普那里得到什么?

如果特朗普真的想帮助那些被遗忘的人,他必须超越过去的意识形态斗争。我刚才勾画的议程不仅是经济的:它是关于培育一个动态、开放、公正的社会,实现美国人最珍视的价值观的承诺。

《外交事务》:法国民粹主义领导人和法国的下一次革命?

本次推荐美国“外交事务”杂志2016年第11 12月号“民粹主义”专辑的文章,以促进我们对当前世界大变局的认识与研究。

杨光斌:自由主义民主的死结何在 ——评张飞岸博士的《被

因为民主化带来了财产关系即社会结构的变化,民主化不仅仅是普选权问题,第一波民主化才显得如此漫长。相对于第一波民主化运动,以竞争性选举即普选权的第三波民主化虽然很迅猛,但是什么都没有改变,不仅如此,...

苏小和:知识分子为什么在美国选举上一败涂地

而中国的主流知识群体,长期跟随当代西方学术界的现代思想,属于赶时髦和跟风状态,生怕自己的话语体系无法与西方主流学术界对接。完全忽略了西方思想的传统资源,拿着轮流上场的几个当代西方学术的几个人名和几...

大选年看美国之二——美国精英在大选中遭遇重创

在当今世界,各国政治家们在政治舞台上的竞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位政治家如何对应和化解民粹主义的冲击。哪个政治集团能够对民粹主义浪潮因势利导,化民粹主义的摧毁性力量为建设性的动力,哪个政治集团就有可...

彼得•伯科维奇:为何右派陷入分裂,而左派却很团结?

当选民们投票选出美国第45任总统后,一个棘手的问题仍会存在:为何有传奇色彩和缺陷的共和党候选人引发了保守派的内讧,而进步人士,特别是精英进步群体却集结在民主党候选人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