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正文

彼得•伯科维奇:为何右派陷入分裂,而左派却很团结?

更新时间:2016-11-08 16:12:53  |  来源: 中国力研究中心

当选民们投票选出美国第45任总统后,一个棘手的问题仍会存在:为何有传奇色彩和缺陷的共和党候选人引发了保守派的内讧,而进步人士,特别是精英进步群体却集结在民主党候选人周围?——她失误的政策、伪善以及对美国人民说谎成性来掩饰其任人唯亲之举和非法行为,早已被充分记录在案。

近日,《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戴维·布鲁克斯(David Brooks)给出了一种解释,该解释也是民主党人普遍的看法,即这是保守派自身的错误。根据戴维·布鲁克斯的说法,保守派在谈话类电台、有线电视和互联网上的煽动言论引发了人们的疯狂,也利用了社会的不满情绪。比起他们的宗教责任,社会保守派更顾及共和党的利益。同时,保守派在经济困境和公民社会分裂的问题上反应迟缓,且未能及时制定应对举措。

这个回答并不能令人满意,因为它忽视了保守派运动长期以来的动荡,甚至是在威廉·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的鼎盛时代。当时,他极大地推动了美国保守派各个好辩阵营的团结。这一观点也没有注意到,在支持他们有缺陷的候选人问题上,民主党人搁置立场异同的能力也令人不解,即使他们并不情愿这样。

《民主中的恶魔:自由社会的极权诱惑》The Demon in Democracy: Totalitarian Temptations in Free Societies)一书看上去不太可能洞悉驱动美国选举政治的深层力量。然而,作者Ryszard Legutko在书中以博学的论辩,分析了西方自由民主和苏联共产主义之间的相似性,阐明了美国团结进取的根基以及保守派分裂的渊源。

\

Legutko在书中指出,进步人士和左翼自由主义的团结更为有力,因为他们同当代自由民主的解放论者以及平等主义者相处融洽。换句话说,他们都倾向于打破固有的权威并追求结果的平等。相反,保守派发觉他们所珍视的许多内容,比如说家庭、信仰和演讲处于政府无情的侵占之下,而这些领域曾经被普遍地认为很大程度上不受政府的监管。党派政客、政府官僚和法院巩固作为默认立场的进步规范,而保守派竞相去抵制这一雄心勃勃的努力。逐渐地,保守派在应当在哪里划定边界,以及什么才是最急需保护的问题上纠缠不休。

Legutko根据他掌握的专业知识来阐述当代自由民主思想和制度的复杂交互作用。苏联解体前,Legutko是波兰的反共异见人士。目前,他是克拉可夫杰格隆尼大学哲学教授,专注于古代哲学和政治理论研究。Legutko教授也是欧洲议会议员,曾担任波兰教育部部长和国务卿。

亲身经历过共产主义之后,Legutko知道自由民主明显优于“犯罪和恐怖政权”。但是,他也在波兰的自由民主体制之下生活,并在欧盟和波兰承担着政府和管理部门赋予的责任。由于长期研究古典和现代政治哲学,Legutko认识到当今的政治模式损害了集自由民主之大成的法律面前的个人自由和平等。

根据Legutko的说法,同共产主义一样,当代自由民主认为历史是不断前进的,并且最终会终结于自身。它深信历史站在他们这边,厌烦旧的自由主义对于受国家控制的公共领域和有限自由的私人领域之间所作的区分。当代自由民主国家日益要求“社会中存在的一切,必须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自由民主,并充满制度的精神。

同共产主义一样,当代自由民主是乌托邦式的,旨在提供“最终实现人类的永恒欲望,特别是自由和对人民的统治。”但它所承诺的开放性和多样性却被证明是空想。 Legutko指出,当代自由民主满怀敌意地宣称卓越、等级和传统“是现代世界中最一体化的力量”。它不仅通过立法机关、政府机构和法官,而且通过大众文化、媒体、学校和大学,强制追求这种一致性。它以包容的名义规定“语言,姿态和想法”。

同共产主义一样,当代自由民主“承诺减少政治在人类生活中的作用,但却导致了人类历史前所未有的政治化”。过去是让人们心甘情愿地建立一种个体和组织可为相互利益合作和竞争的框架,今天它寻求的是“对思想和机构的控制”。为了捍卫多元主义,自由民主国家的机构希望迫使所有人接受左翼自由主义的解释。在自由民主国家大量存在的关于对话、辩论和相互尊重的强制性呼吁,通常只不过是一种诡计。实际上,它们有助于排除保守派的观点,并视其天生可鄙,不值得辩论,并且不符合有意义的对话的最低标准。

同共产主义一样,当代自由民主在两种意义上“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倾向”。它发现邪恶的政治观念——特别是当前的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潜伏在艺术、哲学、科学、家庭、宗教和一些明了简单的礼貌和善意行为当中。此外,当代自由民主自身形成了简化且具有强制性的核心信条。Legurko认为,西方民主自由国家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已经成为了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的宣传者,取代了左翼自由政治议程标准上的美和真理,这一之前被称为政治正确的行为。

Legutko认为,当代自由民主和共产主义一样也敌视宗教。深信自由平等意味着世俗主义,以及没有宗教,世界将会更好,当代的自由民主勉强容忍着宗教的存在。当代自由民主国家通常所采取的自由行使宗教权利和宗教非国教的承诺,并没有给宗教提供必要的保护。自由民主逐步操控宗教,特别是基督教的道德。虽然没有正式放弃宗教自由的承诺,但是他们已经在使用国家权力、教育和流行文化来将公民从宗教中解放出来。

Legutko对当代自由民主的指责是非常严厉的。他大胆的批评方式多种多样。同时,他在哲学上的“突然袭击”给美国政党以及今年令人沮丧的总统选举提供了一个独特的启发性视角。

进步人士,尤其是那些进步精英们可以聚到一起支持希拉里,因为他们相信希拉里提供的政治套餐里包含解放论者和平等主义者所理解的自由民主,而且这会加强他们在政治和文化领域的权力。特朗普并非保守派内部分裂和混乱的原因,而是一种征兆。在争执自由之未来走向的这场党派战役中,保守派被迫处于守势,而这种文化和管理机制则占领了攻势。

【文/彼得·伯科维奇( Peter Berkowitz),系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尚道社会研究所曹朝龙译】

原标题:Why the Right Splintered But the Left United

 
链接:http://www.realclearpolitics.com/articles/2016/11/02/why_the_right_splintered_but_the_left_unite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