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资讯 > 正文

为什么特朗普的关税战可能会导致欧洲向中俄靠拢?

更新时间:2018-06-11 13:57:26  |  来源:转载

去年年底特朗普政府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认为美国应该加大对长期的战略竞争对手的压制,尤其是中国和俄罗斯。这一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凝聚美国传统盟友和合作伙伴,对抗中国和俄罗斯扩张主义构成的威胁。然而,在全球地缘政治变化的时代,特朗普总统的一些行动,却直接或间接地违反了这一既定目标。特朗普并没有把美国的欧洲朋友带入其中,而是严重破坏了跨大西洋关系,并进一步推动盟国向北京和莫斯科靠拢,使得中俄可能会更进一步发挥影响力。

特朗普近期采取的两项行动,完全体现了这一令人担忧的趋势。第一个问题是:他莫名其妙地动用国家安全条款,对钢铁和铝生产商实行单边贸易关税。特朗普反复抨击欧洲,特别是德国,指责它们占据贸易顺差。欧洲领导人对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几乎不感到意外,他们已经决定进行反击,并在WTO起诉美国。现在正在发生的贸易纠纷,破坏了跨大西洋的关系,加大了贸易战的风险,这将进一步加剧华盛顿与欧洲国家之间本来已经冷淡的关系。特朗普在国家安全报告中曾说,要“保证与欧洲国家之间的公平与互惠贸易关系,消除关系发展的障碍”。但是毋庸置疑,特朗普的做法正好相反,相差甚远。
 
更重要的是,关税问题使得,美国和欧洲难以确立一个共同的跨大西洋议程,以对付中国。尽管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承诺:“与我们的合作伙伴一起挑战中国不公平的贸易和经济行径”,但特朗普总统对这样的议程表现出的兴趣不大。事实上,在马可龙最近对华盛顿进行国事访问期间,据称总统马克龙与中国进行合作的计划遭到了特朗普的反对,他显然认为欧洲是一个与北京同等甚至更差的贸易违法者。事实上,特朗普的关税决定和破坏世贸组织的努力,使得中国成为了直接的受益者。这使得中国看起来不像贸易犯罪分子,破坏了跨大西洋联合行动,并减少了美国对北京的压力。

此外,特朗普对中国技术公司中兴通讯放过一马,对美国和盟友的关系具有破坏性,因为美国没有区分对美国构成合法性威胁的国家和没有合法威胁的国家。这里最大的讽刺是,像德国和法国,在特朗普拒绝与之合作的同时,开始重新审视与中国的看法,它们改变了将中国看作不公平实践者的态度。由于特朗普的单边贸易行动正在损害跨大西洋贸易联盟,欧洲国家正在加强与俄罗斯和中国的联系,以改善贸易关系并向特朗普施加压力。

例如,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上周在布鲁塞尔会见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时,指出双方同意深化合作,维护多边主义。默克尔总理最近在北京访问期间,选择了对中国更加和解的立场,并表示德国和中国都支持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希望为德国的出口开放更多的中国市场。如果欧洲把中国视为捍卫多边贸易的合作伙伴,那么在具体问题上采取批判性态度可能会变得更加困难。同时,马克龙总统最近出席了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开始以来,西方领导人很少与普京在这个场合见面。马可龙与普京总统讨论了更密切的贸易关系。访问期间,法国与俄罗斯公司签订了约50份新合同,其中包括俄罗斯能源公司Novatek与道达尔公司之间的一笔交易,该公司由于美国的制裁而被迫放弃其在伊朗的业务。虽然这可能不算绥靖政策,但这种提议仍然有助于俄罗斯在欧洲扩大影响力,削弱自己的外交孤立,并有可能危及跨大西洋对莫斯科的制裁政策。由于美国的制裁,该公司刚刚被迫放弃在伊朗的业务。

另一个问题是特朗普决定退出与伊朗的核协议,伊朗自2003年以来已经扩大了大西洋两岸之间的裂痕。不仅特朗普愿意退出多边协议,欧洲外交官敏锐地意识到,这笔交易在华盛顿的许多共和党人中是不受欢迎的。但是特朗普单方面性质的决定,以及拒绝考虑欧洲盟友的感受,使得欧洲盟友感到伤害很大。
 
事实上,国家安全报告甚至承诺,美国和欧洲将“共同对抗......伊朗所构成的威胁”。最终,特朗普证明了他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不懈。他单方面决定,要制裁那些继续和伊朗做生意的欧洲公司。这令欧洲盟友感到不安。

最近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称赞中国在伊朗发挥的有益作用,并表示中国和欧盟正在“全面协调”以挽救这个协议。此外,特朗普的决定,使得德国、法国领导人与普京进一步讨论加强在伊朗的合作,允许俄罗斯将自己定位为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并为欧洲制定更积极的议程。尽管默克尔对普京毫无幻想,但他们最近在索契举行的会议确实比平时更加​​亲切。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的做法,使得中俄站立在道德高地上,也使得华盛顿方面显得不负责任、胆大妄为,欧洲对美国的评价明显下降。
 
虽然目前欧美之间的战略偏差令人担忧,但它尚未达到真正的决裂的程度。在特朗普统治之下,美国仍然致力于北约的发展,甚至为联盟提供增加更多资源。但特朗普在贸易和伊朗等问题上采取的单边主义态度,使得欧洲人不太可能加入反对中国和俄罗斯的阵营中。现在有不少欧洲人呼吁:通过增加战略自主权,并与其他强国建立更紧密的联系来对抗华盛顿,以便捍卫欧洲利益和多边主义。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会进一步导致大西洋关系的疏远,美国更加被鼓励,更加无法应对北京和莫斯科。
 
总之,特朗普进行的是一场错误的战斗,他以错误的方式开展维权斗争,他正在破坏美国对中国和俄罗斯的遏制政策,损害美国的重大国家利益。问题的核心是,特朗普无法区分朋友和对手。虽然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谈到“加深与我们的欧洲盟友和合作伙伴的合作,以对抗那些威胁破坏我们共同价值观、安全利益和共同愿景的力量”,但特朗普实际上是在排挤美国的欧洲朋友。如果跨大西洋伙伴关系解散,那么赢家只能是中国和俄罗斯。但是最糟糕的是,特朗普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目前其他大国的战略重组。

 
(Erik Brattberg /卡内基国际和平中心欧洲项目主任)

相关搜索:美国欧洲关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