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资讯 > 正文

中美贸易战为什么会很快升级为真正的战争?(上)

更新时间:2018-04-25 15:29:59  |  来源: 尚道社会研究所

在过去的五百年中,有十六个案例,崛起的大国威胁着霸权国的地位。其中,十二个是以战争的方式结束。

 

我从中国回来只有一个星期,我有机会与中国最领导人的几乎所有的下属高官进行了直接交流。我对美中关系的未来,变得更加担心了。虽然两国几乎每天都会在口水战中不断发布推文或公告,但我认为目前的“虚假战争”不过是风暴前的平静。我敢打赌,情况会很快就会恶化,即升级为战争。
 

世界最大经济体与第二经济体之间的关税战,将对两国造成严重损害。但贸易战造成的经济损失,并不是当前趋势造成的最重大的风险。我们真正应该担心的,是真正的战争。


如果修昔底德还活着,他会说:中国和美国目前正在走向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冲突。修昔底德是古希腊的历史学家,他解释了导致雅典和斯巴达之间摧毁双方的战争的驱动力。修昔底德陷阱是我创造的一个术语,它让人深刻理解当一个崛起的力量(如雅典或中国)威胁取代霸权国(如斯巴达或美国)时发生的危险动态。正如亨利·基辛格指出的那样,我提出的这个概念,提供了一个最好的镜头,可以洞悉今天的事态和新闻,以知道推动历史前进的基本动力。在过去的五百年中,有十六个案例,崛起的大国威胁着霸权的力量,试图推翻其地位。其中,有十二个案例,是以战争的方式结束。
 

在贸易方面,特朗普总统严肃地对待中国。他认为,这是迫使中国与美国做生意的方式发生重大变化的唯一途径。对他来说,昂贵的关税战的威胁至关重要,因为他认为他正在扮演冷战战略家称之为“核鸡”的经济版本,比谁胆小。在“相互确保摧毁”的条件下,两国都有核武库,在遭到对方第一击之后可能摧毁对方。因此,如果竞争加剧,升级阶梯在战争中结束,那么两者都将失去一切,爆发灾难。但是,既然两国都明白这一点,每个国家都知道其对手将会以理性的方式作出选择,不敢擅自发动核战争。如果一方想赢得另一方,在这种情况下,它必须在某个具体问题上在屈服和战争之间做出选择,那么它可能会有冒险的冲动。1962年,当美国发现苏联偷运到古巴的核导弹时,它发现自己正在接近这样一个岔路口,肯尼迪总统选择核威胁,他认为这样做将会有三分之一的可能性会导致战争。他相信赫鲁晓夫不敢反击,最终他让赫鲁晓夫败退下来。
 

特朗普总统威胁发动“相互确保摧毁型”的关税战,是他对中国长期以来的挑战的回击。在他看来,中国已经让美国忍让了几十年,中国利用美国的心理,企图迫使美国屈服。特朗普想让中国放弃“强奸”美国,就像他在竞选中所说的那样。他认为,中国一直在窃取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迫使那些希望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将自己的专有技术转让给中国的企业。之后,中国对这些本国的企业给予补贴,然后它们来美国倾销大量的产品。在特朗普的推文中,人们可以感受到对中国虚张声势的钦佩。的确,他比中国人更加严厉地指责他的前任——因为美国前几任总统总是在照顾中国人,而不是站起来为美国服务。当然,对付中国将需要承担风险,甚至是贸易战的风险。但他认为,这是总统的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谴责中国滥用全球贸易体系时,特朗普触发了一个敏感的共鸣。他说,几十年来,由于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美国忽视了中国的侵权行为,现在事态则发生了变化,越来越越多的人与特朗普的认知接近。《世界是平的》的作者弗里德曼一直是特朗普的批评者,他甚至也宣称,与中国打贸易战“特朗普是对的”。全球化的倡导者Fareed Zakaria也宣称,“中国是一种贸易欺诈”。
 

特朗普的推文和关税政策,引起了中国领导人的关注。在两国领导人在马拉阿拉戈第一次见面和中国领导人在北京欢迎特朗普之后,他们希望彼此可以通过语言上的相互赞美来解决争端,只需要盛大的仪式和丰满的鸡尾酒即可。在这一问题上,如果美国告诉中国人将如何解决争端,中国人也许准备作出重大让步。例如,在两国高级官员之间的最后一次面对面会晤中,财政部长努钦向中国经济管理者刘要求:中国在2018年削减其3,750亿美元双边贸易赤字中的1000亿美元。中国当时的回应是“不可能”。但是当我在中国的时候,我提出了我的观点,我认为这一点并不是那么难。二十年前,刘曾经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学习,现在他是中国的副总理。我告诉他,中国可以有三种方式解决问题。其中最简单的方法是中国只需购买1000亿美元的阿拉斯加天然气和德克萨斯—路易斯安那州的石油,只要未来基础设施建好了以后,很快就可以交付。
 

然而,中国领导人担心,特朗普用关税战的方式,威胁中国改变其行为,可能会导致更大范围的经济战争。他们看到,特朗普政府否决了Broadcom收购第四大半导体制造商美国高通公司,这是限制中国继续收购和投资美国技术公司的第一步。并且中国认为,这是未来局势继续恶化的预兆。
 

中国人变得不安起来,他们更加担心华盛顿对中国的看法会发生根本性转变,搞不清楚美国应该如何与中国打交道。四十年来,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一致认为,中国是“合作伙伴”或“战略合作伙伴”。但特朗普政府现在公开将中国称为“战略对手”或“对手”。奥巴马、布什和克林顿推行与中国接触的政策,并欢迎中国融入美国已经领导七十年的全球经济和安全秩序。特朗普政府则宣布这种努力是“失败”的,认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一个“错误”,相反,它已经转向一种被称为“对抗”、“竞争”和应对“对手”的新战略。
 

最初,中国的美国问题分析人士把这个问题归结为特朗普个人因素。但他们认为,虽然特朗普的语言可能比别人的语言更加丰富多彩,但对中国的这种根本性评估,现在已经成为整个华盛顿政治阶层和国家安全研究者的共识。正如一位中国学者所说,华盛顿似乎已经做了一次“后空翻”。最近《经济学人》封面高喊:“西方如何让中国错了”。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奥巴马时期“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设计者坎贝尔认为,美国所有决策者对中国和美国对华政策的“基本假设”都被证明是错误的。另一位中国官员质问:谁在为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加油呐喊?当我说我不知道时,他告诉我:是美国国会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

作者:格雷厄姆·阿利森,哈佛大学教授。文章由尚道社会研究所孟维瞻译

相关搜索:贸易战中美